巩立姣十年磨一剑 终在伦敦碗圆梦

2017年08月10日11:57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人民网北京8月10日电(赵欣悦)北京时间今天凌晨,2017伦敦田径世锦赛女子铅球决赛落幕,中国选手巩立姣凭借第五投的19米94成功夺冠,这是本届世锦赛中国代表团的首枚金牌。对于一向不是夺金大户的中国田径队来说,每一枚金牌都异常珍贵,而这枚金牌对于巩立姣来说意义更重,为了登上世界大赛的最高领奖台,她等了整整10年。

2007年,刚满18岁的巩立姣首登世界大赛舞台,在大阪世锦赛中以18米66的成绩收获第七,一年后的北京奥运会年轻的巩立姣没能抵住主场作战的压力,最终以第五名结束了首次奥运之旅。那段时间,她虽是国内顶尖的铅球选手,却与世界高手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先拿到大赛的奖牌,巩立姣给自己定了一个小目标。

进入伦敦奥运周期,巩立姣训练更加刻苦,个人成绩也在稳步提升。2009年柏林世锦赛,她以19米89的成绩获得铜牌,这是她首次登上世界大赛领奖台,那一年巩立姣20岁,是中国田径队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在伦敦奥运会被寄予厚望,但命运却跟巩立姣开了个玩笑。伦敦奥运会女子铅球决赛中,巩立姣第一次试投便投出20米22的个人赛季最好成绩,排名始终位列第三,在奖牌即将到手之际,之前三投全部失误的俄罗斯选手克罗德克掷出了20米48,活生生从巩立姣手中抢走奥运铜牌,带着失落情绪的巩立姣在回国前收到消息,由于冠军药检没有通过,她递补成为季军,收获铜牌。而在2016年药物重检中,当年的亚军俄罗斯选手克罗德克也没有通过,巩立姣又前进一名,成为了伦敦奥运会女子铅球的银牌得主。尽管从第四递补到第二,但没能在奥运现场登上领奖台,对巩立姣而言始终是个遗憾。

伦敦奥运会后, 巩立姣在2013年莫斯科世锦赛、2014年索波特室内田径世锦赛中接连拿到铜牌,成绩停滞不前,“千年老三”、“铜牌大满贯”这样的帽子一时成了巩立姣的代名词。她也经常这样自嘲自己,但她没有放弃把奖牌换个颜色这一信念。2015年北京世锦赛,巩立姣首次看到夺冠的希望,在鸟巢主场,她投出了20米30的好成绩,无奈最后德国的施瓦尼茨投出了20米37,7厘米之差,巩立姣错失冠军,但她却实现近年来的一次突破,也完成了她将奖牌换一个颜色的目标。

北京世锦赛的突破让巩立姣信心大增,她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前成绩很突出,几次钻石联赛都有很好的发挥,当时的教练组认为巩立姣在奥运会拿块奖牌是没问题的,发挥好还有希望冲金。对奥运奖牌的渴望也给巩立姣自己带来了较大压力,她在里约奥运会发挥失常,最后三投全部犯规仅获得第四,赛后她在微博中写道:“我真的尽力了,第三次奥运会就这样结束了,我不会灰心,我不会低头、因为这就是生活,我会继续捡起我的梦想,继续前进,因为没有什么比梦想更值得坚持。谢谢支持我的朋友们!”

带着这样执着的梦想,巩立姣又来到了伦敦碗,开启了自己的第6次世锦赛之旅。今年,巩立姣拿到钻石联赛三连冠,也是首个破20米大关的选手,外加强敌两届奥运冠军、四届世锦赛金牌得主新西兰名将亚当·维利和北京世锦赛冠军施瓦尼茨均未参赛,巩立姣理所当然成为夺冠最大热门。在大雨的伦敦,巩立姣没有受天气影响,在第五投投出19米94力压各路对手摘得冠军。赛后巩立姣激动地表示:“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梦了好久终于把梦实现,我练体育17年了,从第一天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世界冠军、奥运会冠军,现在世界冠军的目标达到了,就差奥运会了。”

巩立姣十年磨一剑,终在伦敦世锦赛上圆梦,其实她心中还有个大梦想——东京奥运会。那时,巩立姣已经31岁,但年龄并不能成为阻碍梦想的因素,加冕了世界冠军的她将会用更充分的信心面对各路强手。经历了十年的坎坎坷坷,巩立姣仍坚定地朝梦想前行,这样内心强大的选手,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

(责编:赵欣悦、杨磊)

推荐阅读

“人民体育 健康中国”马拉松系列赛
  比赛由中国田径协会、人民网和中迹体育三家联合主办,系列赛旨在以高标准服务全国广大的基层跑步运动爱好者,让更多百姓能参与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详细】
官网|公告|报名|日历|报名|涞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人民体育 健康中国”马拉松系列赛   比赛由中国田径协会、人民网和中迹体育三家联合主办,系列赛旨在以高标准服务全国广大的基层跑步运动爱好者,让更多百姓能参与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详细】

官网|公告|报名|日历|报名|涞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

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