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精神的标示

  为了表达奥运会崇高的原则及理想,近代奥运会创始者古柏坦爵士,亲自设计了许多仪式及规章,并把它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会场上具体化的表现出来,这些象征着奥林匹克精神的会旗、会歌、会徽、格言等,均深具有教育的意义,再由人们透过视听的感受,从肃穆的气氛中去领会、体味一番。

  古柏坦会一再地强调奥林匹克仪式的重要性,他说:“在奥林匹亚,人们聚集着,瞻仰过去并寄望未来,因此古代奥运的仪式亦适用于复兴中的近代奥运会,这种仪式是由飞逝的时光,将过去和未来联系在一起。同时这个盛会是由青春、美丽和力量三者所结合而成的……。”

  奥林匹克的主要仪式可分为三个部分:开幕典礼、颁奖仪式、闭幕典礼。宣誓仪式含运动员、裁判员及国际奥会新任委员。

会旗会徽

  奥林匹克会旗是白底无边,中央绘有五色(蓝、黄、黑、绿、红)相交连环圈,蓝色位近旗杆左上方。会旗之图案设计乃遵照古柏坦于1914年在巴黎献赠时的原来式样,五环为奥林匹克之会徽。

  原始的五环旗于1913年时由古柏坦设计,长三公尺,宽二公尺,制作于古柏坦出生地的一家商店 Bon Marche Store,现悬挂于瑞士洛桑的国际奥会总部大厅中。当时古柏坦说明设计的用意:五色的环圈,蓝、黄、黑、绿、红,代表全世界的五大洲,现在已连结在一起,属于奥林匹克活动的部分,共同为接受运动竞赛良好的结果继续努力,它代表着奥林匹克友谊的精神及全世界运动员之间的平等。六种颜色(包括白底),则代表着当时全世界各国国旗的颜色,如瑞典的蓝色、黄色,希腊的蓝色、白色,法国、英国、美国、德国、比利时、意大利及匈牙利的三旗,西班牙的黄色、红色,以及巴西、澳大利亚和日本,可说是一个真正的国际性的颜色兴标志。

  会旗是1914年国际奥会庆祝成立20周年纪念,第16届年会在巴黎召开时,由古柏坦献赠大会并能过采用。1920年第七届奥运会在比利时之安特卫普举行时,正式出现在奥运会大会场中并使用迄今。

  奥林匹克宝章规定:奥林匹克旗、徽章及格言为国际奥会单独持有之资产,严禁使用于任何商业行为。国家奥会必须竭其全力,采取必要之步骤,使其国家参加保护奥林匹克标志之条约,如各国予以立法或给予商标注册等方式。各国家奥会非经国际奥会之指示,不得使用此项权利。

会歌

  奥林匹克圣歌是优美、壮严的,是古典音乐传统。1896年第一届近代奥运会前,由希腊人隆姆拉斯 Spyros Samcras 作曲,其友派勒玛斯 Costis Palamas 作词。

  自第一届使用圣歌后,许多人认为它并不十分理想,因为奥运会的圣歌需要和五环旗、和平鸽、圣火等互相配合,而且能足以激励全世界的运动员, 此此会一直争论不休,前后亦有多次被提出来予以革新。然而虽经偿试,均不如原有这首美好。直到1958年国际奥会终于正式采纳了这首圣歌为国际奥会会歌而沿用迄今。

  奥林匹克圣歌的歌词 原文为拉丁文,亦会被翻译成法文、英文、中文,其主要的意义是从奥林匹克活动中去追求人生的真 Truth善 Great美 Beauty 的永恒精神。

格言

  奥林匹克格言“更快、更高、更强”Faster,Higher,Stronger,是鼓励运动员要继续不断的参加运动、努力求进步与追求自我的突破。原文为古拉丁语 Citius,Altius,Fortius,由一位古柏坦的好友,巴黎阿尔克依学院Arcueil College老师迪登 Henri Didon (多明尼加神父)于1890年左右首先使用,他为了使全班学生第一次到室外运动场上去参加运动,当时他以这种口与来鼓励学生。这三个字给了古柏坦极深的印象及体会,决定为国际奥会所采用,遂于1920年第七届奥运会在安特卫普举行时兴五环旗同时正式出现奥运会中。

“更快、更高、更强”

  奥林匹克运动有一句著名的格言:“更快、更高、更强”。这句格言是顾拜旦的好友,巴黎阿奎埃尔修道院院长亨利·迪东在其学生举行的一次户外运动会上,鼓励学生们时说的:“在这里,你们的口号是:更快、更高、更强。”顾拜旦借用过来,成为奥林匹克格言。这句话充分表达了奥林匹克运动不断进取、永不满足的奋斗精神。虽然只有短短的六个字,而其中的含义却非常丰富。它既是指在竞技场上,面对强手时,发扬大无畏的精神,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也是指对自己永不满足,不断地战胜自己,向新的极限冲击。不仅如此,这句格言还鼓励人们应该在自己生活的各个方面不断地超越自我、不断地更新,永远保持勃勃的朝气。

“重在参与”

   奥林匹克运动还有一句广为流传的名言:“重要的是参加,而不是取胜”。这句话虽然不是奥林匹克格言,但是出现在许多届奥运会开幕式主会场的大型屏幕上,具有广泛的影响。这句话来源于1908年在伦敦的圣·保罗大教堂一次宗教仪式上宾夕法尼亚主教的一段话:“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取胜不像参加那样重要。”主教的话引起了顾拜旦的深深思索。后来他引用了主教的这句话并作了如下精辟解释:“正如在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胜利,而是斗争,不是征服,而是奋力拼搏。”一些人认为这句话与“更快、更高、更强”是矛盾的,前者强调参与,而后者则强调取胜。其实,用辩证的观点来看,这两句话的意思不仅不是相互矛盾的,反面是相辅相成的。

  竞技运动的训练和比赛是一个过程,胜负作为这个过程的结果,只属于更快、更高、更强者。但是,竞技运动的功能和价值主要表现于训练和比赛的过程,而不是它的结果。正是在艰苦的训练和顽强的比赛的过程中运动员的身体得到锻炼,意志得到磨砺,品德得到提高,也正是在比赛的过程中,观众欣赏到了运动员健与力的美,技术与战术的高妙,观众的心绪随着比赛过程的起伏而跌宕,从而满足了他们的文化需要。所谓“重要的是参加,而不是取胜”正是说明了训练、竞赛过程比其结果更为重要这个道理。正因为如此,在奥林匹克大赛上才有无数明知取胜希望渺茫,仍尽全力与世界体育巨星一拼的勇士,才有在竞技场上一辈子也得不到冠军的健儿们抛下的成吨汗水。这些人之所以不是明星们的陪衬,不是给稀有金牌垫底的分母,正是因为“重要的是参加,而不是取胜”,他们在“参加”的过程中已经充分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但是,运动训练、竞技比赛的过程和结果是不可分割的,要想使竞技运动的价值在训练和比赛过程中最大限度地表现出来,必须使训练和比赛过程具有较高的质量,训练越认真,比赛越激烈对运动员的考验就越严格,运动员得到的锻炼就越大,也越能满足观众的文化需要。但是单纯地强调训炼就越大,也越能满足观众的文化需要。但是单纯地强调训练与比赛过程的重要性,强调参与的重要性,并不能保证过程的质量。这需要更强有力的刺激去激发运动员的动机。于是,极富于功利性的“更快、更高、更强”作为奥林匹克格言,通过对比赛结果的强调给可能会是松散疲沓的训练、比赛过程注入了一种永不枯竭的生命力。正是在这句格言的激励下,人人都怀着“更快、更高、更强”的目标去参加,去奋进,使得奥林匹克运动生生不已。这里谁都心雄万夫,力争第一,但是谁也坐不稳冠军的宝座,就在这无休止的激烈争夺中,训练的质量越来越高,比赛过程越来越充满魅力,使得奥林匹克运动之树常青。

信念

   另一个奥林匹克格言,也有人称之为信仰或信念Creed,是在第四届奥运会(1908年)在伦敦举行期间,于7月9日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举行奥运会的宗教仪式时,由美国实夕耕尼亚州大主教主持讲道,也使用了一段话:“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要仪,并不必太注重腾利,而是要参加。”使当时在座的古柏坦非常感动兴欣赏这句名言。几天后,古柏坦在一次演中引用宝夕法尼亚州大主教的这句话,重新组合演变成现在的格言,且开始在奥林匹克活动中流行。1948年第14届奥运会在伦敦举行时,首次在大会场纪录牌上出现,此后每届奥运会在开幕典礼、闭幕典礼及许多公众场合中,这句格言均出现在电动记分牌上,及各种文宣书刊中: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Olympic Games is not to win but to take part,just a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the life is not the triuph but the struggle. The essential thing is not to have conquerde but to have fought well.

  奥林匹克运动会最主要的意义重在参加,而非获腾,正如人生的真谛,不是在于征服,而在于自我的努力及奋斗有方。

誓词

  在奥林匹克活动中,古柏坦循者古代奥运会的传统,采用了宣誓,例如开幕典礼中的运动员、裁判员,以及新当选的国际奥会委员等,都必须选遵从这个步骤。在古代奥运会中,运动员在比赛之前,必须要到宙斯神庙前,发誓他们绝对遵从一切的比赛规则,他们宣称自己没有任何的污点,而且值得参加比赛。

  古柏坦认为以古代对神的冥想,用于地主国选手代表所有参加者,在开幕典礼中进行宣誓,则丝毫不减损其庄严。

  近代奥运会的宣誓,是在1920年第七届安特卫普奥运会中,由比利时的击剑选手柏英 Victor Boin 代表宣誓。运动员宣誓誓词:

  “我,谨代表全体运动员,誓以至诚,参加奥林匹克运动会,恪遵大会一切规章,愿以真正的运动员精神,发扬运动光辉,争取队誉。”

  裁判员、职员宣誓,由主办国裁判员一人登台,代表全体裁判员与职员宣誓,誓词如下:

  “我,谨代表全体裁判员和职员,誓以至诚,恪遵大会一切,真正运动家的精神,公正无私地执行大会所交代的任务。”

  国际奥会新当选的委员,必须在全体委员年会上举行宣誓仪式,左手执奥林匹克会旗边缘,右手举起宣誓:

  “我深感荣幸,被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选任为委员,并派驻在我的国家(国家名称),我深切体认所负的责任,谨愿竭尽所能为奥林匹克活动服务,保证遵守奥林匹克规章中所述各项原则与国际奥会的决定,并不得提出上诉。我本身超然于任何政治、商业、各族和宗教的影响与考虑。”

火炬和圣火

  在奥运会中,点燃圣火的仪式,已成为开幕典礼的高潮所在。历届的奥运、多运筹备会均刻意注重奥林匹克圣火点燃仪式及奥运火炬传递接力活动,并不断地翻新花样。同时,透过传播媒体告诉世人,广为宣传奥运会即将来到。

  当火炬自古奥林匹亚传递到进入开幕式的大会场起在圣火台上点燃火焰,使全场观众在欢呼与掌声伴着兴奋而激动情绪中揭开了奥运的序幕。

  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点燃圣火的仪式,起源于古希腊人类自上天盗取火种的神话,在奥林匹亚宙斯 Zeus 神前,按宗教的仪式在祭坛上点燃火种,然后持火炬跑遍各城邦,传达奥运会即将开始的讯息,各城邦必须体战,忘掉仇恨与战争,积极准备参加奥运会的竞技比赛,因此火炬象征着和平、光明、团结与友谊等意义。

  1912年时,古柏坦首次提出点燃圣火的建议,但因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奥运终止而未能实现。1920年战后的第七届安特卫普奥运时,大会场燃起了火焰,以悼念在大战中了亡的奥运选手以及协约国的将士们。同时象征着和平的来临,光明普照大地。

  在1928年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时,会在希腊古奥林匹亚以凸透镜,借助太阳光引燃火种,然后经过希腊、南斯拉夫、奥地利、德国至荷兰,第一次在大会点燃了圣火。

  1936年柏林奥运筹备会总干事,也是国际奥林匹克学院创始人之一卡·丁姆 Carl Diem 正式向国际奥会倡议,将近代奥运会的火炬接力跑及点燃、熄灭圣火列入开闭幕典礼的仪式中,仿照古代奥运会的仪式,取自由上天所传的火种,以火炬接力跑的方式,将古希腊的传统与精神沟通、传承至近代奥运中。

  国际奥会于1934年雅典年会中通过了卡·丁姆的建议,自1936年起将圣火传递的节目正式列为奥运中重要的仪式。1936年7月20日,第一次圣火点燃仪式在古奥林匹举行,已经退休的国际奥会终身荣誉主席古柏坦,以73岁高龄,不顾年老兴病痛自瑞士洛桑专程赶往希腊,亲自参加了这项历史的盛会。

  依据奥运的传统,火炬应于开幕前一天抵达主办城市,于开幕式当天引燃。火炬在旅途中,或是抵达主办城市的各项庆祝活动,必须遵守奥林匹克的礼制仪式,不得被利用而作为广告宣传之用。然藉着奥林匹克火炬,各主办国常在最后一段路种中,安排具有代表性兴特色的人物,如为国争光的奥运金牌选手等,在狂热赞赏的观众前高举火炬,绕场一周后,跑上圣火台点燃圣火。如1964年东京奥运会,即以原子弹投掷广岛当日出生的婴儿点燃圣火,以祈世界和平。

  四年后,1968年墨西哥奥运首次由女性运动员点燃圣火,以象征女子得以自由进入奥林匹克殿堂;1992年巴塞隆纳奥运,则以射箭选手,以射箭方式点燃圣火。各届奥运会表达方式虽然不同,但不可否认地,奥林匹克圣火代表了神圣、纯洁及完美,是不容置疑的。

  四年后,1968年墨西哥奥运首次由女性运动员点燃圣火,以象征女子得以自由进入奥林匹克殿堂;1992年巴塞隆纳奥运,则以射箭选手,以射箭方式点燃圣火。各届奥运会表达方式虽然不同,但不可否认地,奥林匹克圣火代表了神圣、纯洁及完美,是不容置疑的。

  火炬自1936年起被列为正式的一种奥林匹克仪式,它旬征奥林匹克精神的神圣,除了传达教育上的信息、表达艺术的意念外,更具有历史性的意义。1996年第26届亚特兰大奥运的标志即为百年火炬,此标志是代表每一个世代相传的奥林匹克精神之最高表章,这百年火炬现在看来,更显得具有特殊含义。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                        
         sports@peopledaily.com.cn

 

 

 

会旗会徽
会歌
格言
信念
誓词
火炬圣火
思想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