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推遲將引發連鎖反應 世界體育體系面臨考驗

李赫

2020年03月25日08:47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東京奧運推遲將引發連鎖反應 世界體育體系面臨考驗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3月25日電(李赫)隨著一紙聯合聲明,東京奧運會將“改在2020年后但不遲於2021年夏季舉行。”在堅持了良久之后,東京奧組委和國際奧委會還是做出了推遲2020年東京奧運的決定。在這次史無前例的奧運會推遲舉辦的決定作出后,損失不可避免。但遭受影響的不只是日本,東京奧運推遲的“瓜落”,恐怕要世界體育跟著一起吃。

此前據日本共同社報道,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首席經濟師永濱利廣估算稱,如果東京奧運會和殘奧會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延期,來自國內外游客的奧運特需會消失,2020年日本國內生產總值(GDP)將損失1.7萬億日元,包括輻射效果在內則損失3.2萬億日元。同時報道稱,高盛証券估算奧運經濟效果將消失8000億日元。

隻看這些數字或許有些單薄,同時,日本方面又在這屆奧運會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當變故發生,損失自然極大。

拋開那些附加值不談,當范圍縮小至體育領域,奧運會作為世界體育的最高殿堂,其推遲和延期產生的最為廣泛影響,實際上是從上至下,對整個國際體育組織體系的消耗。

根據東京奧組委網站的介紹,與2020年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相關的支出大致分為以下三類:與東京奧組委管理和辦賽相關的支出﹔與日本奧委會和日本殘奧委會開展的旨在增強日本運動員的國際競爭力之計劃相關的支出﹔與東京都政府、國家政府以及其它相關組織實施的城市基礎設施項目相關的支出。

奧運會推遲以后,前兩類支出都不可避免的需要持續增加投入,如此,問題來了:錢從哪來?

同樣是來自於東京奧組委網站的信息,支撐奧運會辦賽和日本運動員項目支出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東京奧運會及殘奧會營銷計劃。其中,55%是來源於當地的贊助商,14%來源於門票銷售收入,而幾乎與門票收入相當的預算來源,是佔比13%國際奧委會方面的撥款。

后續的投入,如果沒有太大變化,同樣需要從這幾個渠道開發。在門票收入幾乎已經固定,甚至有可能因變動縮減的情況下,似乎需要日本當地贊助商和國際奧委會方面貢獻更大的能量。

東京奧運會贊助計劃分為四個不同級別,國際奧委會的奧林匹克合作伙伴(TOP)計劃構成奧運贊助的最高級別。其余三個級別為國內贊助商指定。國內最級別包括黃金合作伙伴,第二級別由官方合作伙伴組成,第三級別由官方供應商組成。

根據東京奧組委網站公布的信息,目前為止,東京奧運會的本土贊助商已經達到66家,而根據此前透露的信息,他們吸納的贊助費用超過30億美元。

在這樣的情況下,期望本就因疫情受影響的日本國內經濟體繼續貢獻出足以支援“落難”的東京奧運會的能量,似乎不太現實。況且東京奧運會的推遲也已經直接導致了贊助商收益的縮水,在這樣的背景下,更會令他們謹慎出手。

如此,主辦方將面臨著此前吸納的贊助被坐吃山空的局面,除了自身減少預算外,定然還需要國際奧委會的支援。

根據國際奧委會1月發布的市場報告中說明,與奧運會有關的收入可以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由國際奧委會掌控的,來自於頂級合作伙伴、轉播權和國際奧委會官方授權項目的收入﹔另一部分由舉辦奧組委掌控,來自於國內贊助商、門票、和主辦城市授權項目的收入。

公告顯示,國際奧委會所取得的全部收入中,10%的部分將用於自身的發展和管理,其余90%均用於以各種形式分配出去以支持奧運和體育發展。

具體的使用去向為:分配給奧運會、殘奧會承辦奧組委、補助相關單項運動協會以推進其項目的全球化發展、分配給各成員國/地區的奧委會,以提高當地的運動員水平、支持各國際協會、個別運動員和教練員個人、以及其它奧運相關活動。

在東京奧運會因疫情這個意外因素影響而推遲,利益受到影響的情況下,毫無疑問國際奧委會方面會在分配比重上向東京奧組委方面有所傾斜,而在同一個盤子裡吃飯的其他各方所分得的比重會相應減少。

這些本來因疫情影響而亟待援助的各方同樣都不好過,當前的環境下,為奧運讓路的他們更將“艱難度日”。而原本由上至下,國際奧委會領銜的國際體育組織體系都將經受考驗。

這樣的考驗不僅僅是眼前如何扛過苦日子那麼簡單。

東京奧運會推遲,周期延長,贊助商們的預期收益都將縮水,這是顯而易見的。同時,舉足輕重的利益方同樣損失不小,那就是轉播商。

國際奧委會1月發布的市場報告顯示,過去6個奧運周期,國際奧委會的轉播權收入從12.51億美元躥升至41.57億美元。在上一個奧運周期,轉播權收入佔據了國際奧委會73%的比重。

而隨著賽歷的更改,轉播商一方面要應對賽事資源沖突而產生的分流,另一方面他們所預期的廣告收入也將大部分落空。

在裡約奧運周期,國際奧委會從頂級合作伙伴加上轉播權的收入超過了51億,而這兩項收入佔據了國際奧委會全部收入的80%以上。在經歷了東京奧帶來收益縮減甚至是損失之后,金主們對於奧運的熱情或許將經歷一段時間的冷卻期。可能由此帶來的“謹慎態度”,或許又將在接下來的冬奧和夏奧周期顯現效應。

如果在未來一段時間裡這些投入減少,也意味著國際奧委會收入的降低,他們投入在其體系下其他協會的資源又將隨之落低,這樣的惡性循環自然是人們不願看到,卻又確實有可能出現的。

再往遠看,本就難產的2032年奧運會東道主,恐怕這下更難尋覓,這又給本就撓頭的國際奧委會再添難題。

總之,無論最終的影響或大或小,或長遠或短暫,這次史無前例的奧運推遲所帶來的負面效應,恐怕有待世界體育一同在未來慢慢消化了。

(責編:趙欣悅、楊磊)

推薦閱讀

70年,共同走過 對話兩代體育人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哨聲體育工作室和人民網人民體育聯合推出“70年,共同走過·對話兩代體育人”欄目,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重溫歲月激情,感悟愛國情懷,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詳細】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