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職業體育的求生博弈

李遠飛

2020年04月04日08:58  來源:北京日報
 

日前,澳大利亞全國橄欖球聯賽宣布,將向旗下16家俱樂部提供總計4000萬澳元(約合2466萬美元)的救援方案,以助其在新冠肺炎疫情下降低運營成本,渡過危機。事實上,在疫情席卷全球的背景下,職業化程度越高的體育項目和賽事受到的影響越嚴重,因為對於這些高度職業化的體育項目而言,賽事暫停或取消意味著生意受阻、收入受限,而對於很多職業運動員來說,甚至要為生計發愁了。

打亂賽歷 形成利益擠壓

疫情之下,很多體育賽事被叫停,原定的賽歷被打亂。但這些被叫停的賽事絕不是隨便找個時間就能重新來過的,因為對於職業化程度很高的體育項目而言,每年的賽歷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任性妄為就會擠壓到別人的利益。比如,每年一屆、自1945年從未停辦過的溫布爾登網球錦標賽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

作為網球四大滿貫賽中唯一的草地賽事,一年之中可供溫網舉辦的時間本就受到草坪的制約。雖然東京奧運會推遲使今年7月底至8月初的時間段空了出來,但屆時疫情能否得到控制,此時做決定還是需要冒很大風險。但再往后推遲也同樣不行,之前同為四大滿貫賽之一的法網就是前車之鑒。法網“自顧自”地將原定5月24日至6月7日的賽歷推遲至今年9月20日至10月4日,給原定在那段時間前后的一系列職業網球比賽帶來了巨大壓力。對此,ATP、WTA等利益相關方均在聲明中表示,“任何決定都不應該單方面做出。”最終,本周三全英草地俱樂部發布聲明表示,2020年溫網取消。

收入銳減 降薪縮編自救

取消比賽就會導致收入大幅減少,已經有輪椅網球選手在溫網宣布取消后抱怨稱,他們的生計將因此受到很大影響。近期國際體壇和“收入”相關的新聞很多,澳大利亞全國橄欖球聯賽就在賽事停擺期間人員縮編95%,同時高管降薪25%。而德國足球甲級聯賽的豪門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也宣布降薪。據德勤2019年度的足球財務報告顯示,2017至2018賽季,歐洲五大聯賽俱樂部的工資總額將近100億歐元,佔據了俱樂部營業收入總額的62%。而歐洲足球俱樂部的三大主要收入來源分別是轉播費收益、門票收入以及周邊產品的商業收入。現在,比賽沒有了,這三大收入均遭重創,如果俱樂部仍舊照發工資,就會陷入經營困難甚至是破產。

但受傷害更深的還是那些職業化底層的運動員。德甲的門興格拉德巴赫、柏林聯合俱樂部就先后宣布,疫情期間球員將不會領到薪水。

“排名低於250位的球員在兩到三周內就將無法購買食物。”格魯吉亞網球運動員索菲亞·沙帕塔娃說。今年31歲的沙帕塔娃目前世界排名第371位,她主要參加國際網聯的二級賽事。從今年年初至今,她通過比賽贏取的獎金隻有3000美元。而許多人比她的境況還要糟糕,比如27歲的俄羅斯球員科列斯尼科娃,今年隻賺了68美元。

選擇退役 咬牙繼續堅持

正如沙帕塔娃所言,許多運動員在面臨目前的情況時,會選擇放棄職業生涯,不僅是那些處於職業體育金字塔底層的運動員,還包括很多處於職業生涯末期,或者正在遭遇嚴重傷病的運動員。40歲的西班牙籃球明星保羅·加索爾就在這個時候宣布了退役。因為傷病,他錯過了整個2018至2019賽季的NBA,后來又被球隊裁掉,於是就選擇了結束職業生涯。

但如果你是一個體育行業的經營者,做出“轉身離開”的決定可能會更難。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體育培訓行業受到了非常大的影響。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在京體育培訓機構負責人表示,“出於疫情防控的需要,現在還不能營業,房租、人員工資都受到了很大影響,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隻能扛著。”這家機構現在通過網絡平台開設了免費的公益網課,“也算是我們這個小企業盡一些社會責任。我們相信疫情終會過去,到時候人們體育健身的需要一定會大幅增加,‘春天’終會到來的。”

(責編:李雅文、楊磊)

推薦閱讀

70年,共同走過 對話兩代體育人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哨聲體育工作室和人民網人民體育聯合推出“70年,共同走過·對話兩代體育人”欄目,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重溫歲月激情,感悟愛國情懷,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詳細】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