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紅 講不完的足球故事(奧運·人生)

本報記者  陳晨曦

2020年06月09日07:5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高紅:1967年出生於江蘇泰興,中國女足運動員。作為中國女足門將,高紅隨隊獲得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和1999年女足世界杯亞軍。2013年至2017年,高紅出任國家U16(16歲以下)女子足球隊主教練。

  核心閱讀

  做球員,穩守中國女足球門,隨隊獲得兩次世界大賽亞軍﹔做教練,針對女足國少隊特點,提升球員認同感和戰術理念。這麼多年,高紅發現,女足仍是她心底最難割舍的部分。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是中國女足距離奧運會金牌最近的一次。關於“鏗鏘玫瑰”的記憶,門將高紅總能以其英姿颯爽的身姿和舍我其誰的豪氣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2000年悉尼奧運會之后,高紅踏上出國踢球之路,此后的20年,她的人生故事裡一直有體育相伴。

  “人生最大的樂趣?應該是在球隊裡,或者是在球場上。”經歷人生的兜兜轉轉、起起伏伏,高紅發現,女足仍是她心底最難割舍的部分。

  退役后,在不同人生角色中轉換

  熟悉中國女足的球迷非常了解高紅的3種角色:頭戴發帶的英氣門將,電視屏幕中的解說嘉賓,女足國少隊的個性教練。

  退役后,高紅曾投身體育公益事業之中。“2004年退役之后,我選擇了去國外讀書。一年后開始做一些與體育相關的公益項目。此后幾年裡,我通過體育活動,讓貧困地區兒童、殘疾兒童也能享受運動的快樂。”回憶起退役后的日子,高紅表示當時從事的工作讓她對體育的領悟深刻了許多。

  2007年至2008年,因為擔任電視台的嘉賓解說,高紅又接觸到了中國女足,“那些存留在我腦海裡的情感被喚起了,我想當教練,想回到足球場上。”於是,高紅辭去了當時的工作。

  由於已經離開了足球一段時間,高紅感覺自己需要充電,她決定先到英國留學,攻讀運動科學與訓練的碩士學位。留學結束后,她先后在德國、瑞典、英國的女足俱樂部和青少年梯隊觀摩學習。當時,一家英超俱樂部希望高紅能夠留在女足隊中執教,被她婉言謝絕。高紅說:“我學習最重要的動力和信念就是報效祖國。”

  當教練,要幫球員找到歸屬感

  2011年回到北京后,高紅就在中國足協的支持下到女足國家隊學習了解情況,不久后進入女足國少隊擔任守門員教練。2013年她成功競聘國少隊主教練,一干就是4年。

  高紅說:“回想起來,我的位置和角色在不斷變化,從中國女足隊員到公益項目負責人,再到女足國少隊教練,不變的是,我始終沒有離開體育。”

  “(青少年女足運動員)在這個年齡段會迷茫,同時又比較敏感。她們渴望被尊重,也渴望別人了解自己的感受﹔她們需要參與感,也需要一個空間來表達自己。”高紅坦言,帶隊初期,一方面自己希望能尊重球員的感受,多一些傾聽和交流﹔而在壓力之下,命令式的管理方式又會不自覺地出現在自己身上。高紅努力在沖突中尋找平衡,“要盡量冷靜下來,考慮運動員的感受,讓她們更好地表達自己”。

  高紅首要的工作是讓球員在國家隊找到歸屬感,“球員大都來自俱樂部,讓這些孩子在短期內產生認同感、歸屬感和榮譽感,格外重要。對這些十五六歲的孩子而言,她們需要的並不是說教,而是親身體驗,如果她們通過體驗,愛上這個集體,在球隊中找到自我,認同感自然會出現。”2013年,女足亞少賽在南京舉行,高紅請來了所有球員的家長,讓他們在賽場邊給孩子加油,讓球員的緊張情緒得到了分擔和緩解。

  對於足球,高紅也有自己的理解,她說:“足球比賽的目的是贏球,而不是不失球。”因此,她給女足國少隊引進了整體戰術,採用傳控打法,球隊的進攻面貌為之一新,比賽內容也變得更加賞心悅目。更讓高紅欣慰的是,年輕球員的足球理念更新之后,表現出強烈的求知欲,“技術有制約不要緊,在理解戰術理念以后技術再不斷跟上,彌補短板。從2014年年底開始,我就要求球員學習做比賽分析、寫比賽反省,分析比賽的同時也分析自己,通過這種方式,提升球員的‘球商’。”

  慢下來,對過往經歷進行總結

  2017年,高紅率隊獲得女足亞少賽第四名。之后她離開主教練的崗位,讓自己的生活節奏慢下來,“這兩年主要是休息,就像走進了一個驛站,對足球教練的經歷做一個總結。通過回顧,為我人生的下半場做准備。”

  近兩年,高紅所謂的休息也並不輕鬆。她先是參加了國家體育總局精英教練員雙百培養計劃,隨后又加入全美大學體育協會女足冠軍球隊教練組,“我時刻准備著,重新回到球場上”。

  工作之外,高紅的愛好是旅游和自駕,而她在享受其中樂趣時,往往還是與足球相伴。2018年女足世青賽和2019年女足世界杯都是在法國舉行,高紅早早預訂了球票,然后開著車,在一座座球場間往返。

  2019年女足世界杯期間的一個夜晚,高紅駕駛的白色吉普車按照導航駛上了一條不知名的鄉間小路,沒有路燈,也沒有行人。正當她將信將疑地前行時,后方一輛汽車亮起了大燈,“那輛車一直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開著大燈,照亮我前面的路。直到我開到小鎮上有亮光的地方,那輛車才離開。司機或許看出來我開得很猶豫,所以在用亮光告訴我,有人陪著我走。”這段經歷,也讓高紅領悟到某種生活的隱喻:“我們每個人都有軟弱彷徨的時候,而你生活中會出現一些人,陪著你走,照亮前方的路。”

  現在的高紅,時常會用音樂來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想法,她說:“(音樂)讓我想起足球場上我曾擁有的那份自由。從勝負中解放出來,跳出結果的束縛,投入到比賽的自然旋律中。人生不也是一樣的嗎?”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09日 15 版)

(責編:胡雪蓉、楊磊)

相關專題

推薦閱讀

70年,共同走過 對話兩代體育人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哨聲體育工作室和人民網人民體育聯合推出“70年,共同走過·對話兩代體育人”欄目,邀請新老體育人共話今昔之變,重溫歲月激情,感悟愛國情懷,一同迎接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到來。【詳細】

“人民體育 健康中國”馬拉鬆系列賽
  比賽由中國田徑協會、人民網和中跡體育三家聯合主辦,系列賽旨在以高標准服務全國廣大的基層跑步運動愛好者,讓更多百姓能參與到全民健身的浪潮之中。【詳細】
官網|公告|報名|日歷|報名|淶水站|北京站|跑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