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為主,備戰不一樣的“大考”

——積極統籌奧運延期與體育改革這盤棋(上)

本報記者  李  碩  范佳元

2020年07月14日08:2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編者的話

  若非這場意外的疫情,再過10天,本該是2020年東京奧運會開幕的日子——全世界的體育健兒會齊聚五環旗下,向著“更快、更高、更強”的目標,為夢想而奮力拼搏。然而,隨著東京奧運會宣布延期,這一奧林匹克歷史上首次遇到的變化,給世界體壇帶來前所未有的沖擊,也給中國奧運健兒備戰帶來一系列挑戰,還將對下一奧運周期乃至更長遠的體育發展產生連鎖影響。

  危機中育新機,變局中開新局。中國奧運軍團如何積極應對、打好這次備戰“時間差”?中國體育的改革腳步,如何在因應變化中統籌規劃、更上層樓?本版今日推出“積極統籌奧運延期與體育改革這盤棋”系列報道,聚焦體育界應變之策的同時,探討更廣視野中的發展轉型之路。

  

  時值7月,中國女排在北京重新集結,展開第二階段的集訓﹔國家舉重隊在安徽大別山的石關訓練基地苦練體能﹔國家網球隊在天津網球中心攻堅雙打﹔國家射箭隊在江蘇南京進行東京奧運會模擬賽……這個夏天,中國健兒的奧運備戰正在高速運轉,一刻不曾鬆懈。

  “東京奧運會延期至2021年7月,這將是對運動員保持良好競技狀態和國家隊備戰組織工作的一次集中考驗。”在國家體育總局競技體育司司長劉國永看來,一年的時間,是挑戰也是機遇。“要充分發揮舉國體制在資源調配和組織保障等方面的優勢,在疫情防控常態化條件下調整訓練節奏,惡補體能短板,有序組織比賽,提高優秀運動員選拔科學性,重新培養運動員競技高峰,並做好運動員保障工作。”

  心理調適先行,保持戰略定力

  長期以來,我國競技體育工作安排和競技體育資源配置都圍繞四年一屆的奧運會呈體系化推進,絕大多數運動員的訓練也按此周期展開。一場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將嚴密的奧運備戰鏈條打斷。隨著東京奧運會延期的“靴子”落下,長時間的封閉式集訓、海外訓練和比賽停擺、奧運資格待定……這些“變數”很容易讓運動員產生心理波動。

  “對廣大運動員和教練來說,首先要做好的就是心態調整。大家要統一思想,以不變應萬變的心理素質,提振隊伍精氣神。”國家體育總局體育科學研究所體育社會研究中心副主任邱雪表示,東京奧運會雖然延期,但備戰的目標沒有變,各支國家隊在保持戰略定力的同時,更要提升科學應變的能力。

  奧運延期造成的不確定性,讓運動員處於一種慢性壓力中,迷茫、搖擺等情緒難免出現。“運動員比較習慣面對具體比賽的急性壓力,如何應對慢性壓力平時很少接觸到。”國家舉重隊心理師黃俊紅介紹,國家舉重隊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后到浙江寧波和安徽大別山進行了兩次轉訓,用新環境刺激運動員的興奮度,並通過6節壓力管理的課程,為全隊進行心理疏導。

  不同項目、不同運動員對奧運會延期的反應有較大差異。教練既需要在訓練中不斷進行積極的心理暗示和正面引導,也需要針對不同個體“對症下藥”。國家柔道隊副總教練傅國義表示,延期一年可以幫助運動員細摳技術、補足短板,隻要讓他們切實感受到進步,就有利於堅定決心和信念。

  為了幫助長期集訓的運動員減壓,提升訓練的“快樂指數”已成為各支國家隊的共識。舉行趣味運動會、體能大比武、與地方隊進行對抗賽等方式被廣泛採用。已獲得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的國家女子橄欖球隊在海南海口集訓時,到海灘展開腳步速率練習、去地質公園進行登山競速訓練、開展手球和籃球對抗賽,創新的訓練方式調動了運動員的訓練積極性。“多樣化訓練環節充滿新鮮感,大家緊繃的狀態確實放鬆了不少。”國家女子橄欖球隊前領隊賈吉坡說。

  調整訓練節奏,及時科學應變

  在3月24日東京奧運會宣布延期時,即將進入沖刺階段的奧運備戰踩下“剎車”。北京體育大學教授任海認為,這一突發事件打亂了全世界運動員的訓練節奏,對大家的影響是平等的,而我國可以利用體制優勢保障正常的訓練秩序,幫助奧運選手在封閉集訓中穩定提升。

  針對奧運延期重新修訂備戰方案成為各支國家隊的第一任務。“按照計劃,要在奧運會舉辦前的8至12周將運動員的狀態向高峰一點點調節。”國家舉重隊科醫團隊負責人李清正介紹,“在奧運會確定延期時,運動員其實已經逐步進入賽前狀態,所以要幫助他們進行狀態的調整,轉向體能訓練就是出於這種戰略考量。”國家帆船帆板隊也放緩了訓練節奏,“隊伍對原來圍繞今年7月下旬到8月上旬運動員達到競技能力最高峰的訓練計劃和節奏及時進行調整,增加了一個夏訓和一個冬訓。”中國帆船帆板運動協會主席張小冬說。

  國際奧委會此前公布的數據顯示,目前還有約43%的奧運會資格入場券沒有發出。據中國奧委會新聞發言人介紹,截至3月18日,中國奧運代表團獲得了339個奧運會小項中的161個小項的參賽資格。綜合往屆奧運會參賽情況和我國各項目競技實力,前期預計可獲得210個左右小項參賽資格,因此基本實現了“該拿的資格都拿到”的目標。

  奧運延期讓部分冬訓狀況良好的運動員無法展現訓練效果,隊伍容易出現一定的心理疲勞。黃俊紅建議,調整訓練節奏,可以將東京奧運會的大目標拆解成不同的小目標。已經獲得奧運資格的隊伍,可以把沖擊體能等目標作為當前的訓練方向。還沒有拿到奧運資格的項目,則充分利用延期一年找差距、補短板,進行精細化訓練,增加達標參賽的機會。

  在疫情防控常態化形勢下,各支國家隊一方面堅持底線思維,確保隊伍安全﹔另一方面則在“精、准、細、實”上下功夫,把奧運延期影響降至最低。中國田徑隊負責人表示,隊內近期積極舉辦基地測試賽、通訊賽,營造“以賽代練、以賽促練、賽練結合”的備戰氛圍。“對於處於上升期的男子競走、男子馬拉鬆等項目,有了進一步提升實力、沖擊獎牌的可能。”

  抓住時間機遇,備戰因人施策

  7月4日,中國羽毛球名將林丹宣布退出國家隊,第五次出戰奧運的征程戛然而止。他的告別,固然是綜合考量后的選擇,但東京奧運會延期對老將的不利影響已然顯現。隨年齡增長的體能精力下降、傷病影響競技狀態、來自對手的競爭壓力等,橫亙在老將面前。“各支國家隊應盡快確定重點參賽運動員,根據每個人的具體情況,安排個性化的訓練計劃。”任海說。

  即將年滿36歲的倫敦奧運會舉重冠軍呂小軍正在為第三次奧運之行而努力,今年在訓練中打破世界紀錄,良好狀態讓他信心倍增。國家舉重隊為他提供了全方位的后勤保障,從生理生化指標的每日監控,到更新睡眠監測設備,再到每一次訓練后的疲勞康復,竭盡全力幫助他避免傷病、保持狀態。競走奧運冠軍劉虹也選擇再戰一年,在雲南昆明呈貢訓練基地,她正心無旁騖地堅守在跑道上,“我已經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備,重新出發。”

  奧運延期“制造麻煩”的同時,多出的“時間差”也給一些運動員帶來機遇。在裡約奧運會獲得銅牌的柔道選手於頌已經退役並當了媽媽,多一年的備戰時間讓她選擇復出,全力爭取奧運資格。“於頌擁有豐富的經驗和成熟的技術,需要的就是擺正心態、恢復體能。”中國柔道協會主席冼東妹說,奧運延期或許給了這名老將又一次圓夢的機會。

  對正值當打之年或處於上升期的運動員、運動隊來說,奧運延期是一把“雙刃劍”。若能利用好“時間差”加速成長、調整到最佳狀態,有助於厚積薄發出成績。張小冬舉例說,目前女子帆板最有實力的盧雲秀,可以利用這一年加強基礎體能和專項訓練,打磨完善個人技戰術,站上奧運賽場將更有把握。

  去年在三人籃球世界杯奪冠的中國女隊平均年齡還不到25歲。中國籃協三人籃球部部長柴文勝介紹,新賽季WCBA(中國女子籃球聯賽)將在每場比賽前增加三對三比賽,希望發現更多有潛力的新人。同時,國家隊還將和備戰全運會的地方隊進行大集訓和對抗賽。“奧運會延期,三人籃球可以選拔的人才更多,提高的周期也更長了。”

  “東京奧運會延期帶來的多種因素相互交織,處理得好,利大於弊﹔處理不好,弊大於利。從疫情發生到現在,我們通過對各項備戰資源統一指揮調度和及時調整策略,確保了參賽資格和系統備戰兩項工作齊頭並進。”劉國永表示,“以我為主,提升實力,抓住一年的時間機遇,打造能征善戰、作風優良的體育隊伍,以道德金牌、風格金牌、干淨金牌為國爭光。”


  《 人民日報 》( 2020年07月14日 15 版)

(責編:胡雪蓉、楊磊)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