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足球,别让重金透支未来

——筑梦足球2016(一)

本报记者 陈晨曦 郑 轶

2016年12月16日04:09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编者按:回首即将过去的2016年,中国足球有兴奋更有波折,但前行的脚步并未停歇。

  这一年,《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16—2050年)》与《全国足球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0年)》相继印发,中国足球职业联盟正在积极筹建,中国男足选帅里皮引发空前关注……

  这一年,广州恒大队荣膺中超六连冠,校园足球迸发勃勃生机,中超的“烧钱大战”震惊世界足坛,国足最后一刻跻身12强赛却离2018年世界杯渐行渐远……

  人们痛惜足球的积重难返,人们渴盼足球能有新面貌。为厘清阻碍足球发展的新问题、新难点,本报记者历时几个月采访、调研与思考,今起推出“筑梦足球2016”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在中国足球职业化的历史上,2016年注定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中超转会市场规模达到惊人的40亿元,联赛场均上座人数首次突破2.4万,中超商业价值增幅以24亿元高居全球第一,95名外援和13名外教创下空前的大牌阵容……在“80亿时代”的元年,一连串数字成为中超欣欣向荣的注脚。

  重新赢得人气与市场的当下,对于20多年的足球职业化之路,无疑是难得的黄金发展期。但“足球牛市”背后,也隐藏着一些不和谐的反差:各级国字号球队在亚洲赛事节节败退,致力于青训建设的杭州绿城无奈降级,中超俱乐部在“军备竞赛”中加剧着两极分化。朝着“亚洲一流联赛”“百年俱乐部”的目标,仅靠重金堆砌,恐怕“刷”不出一个良性循环的未来。

  狂砸100亿仍难摘掉伪职业帽子

  2016年中超联赛早已谢幕,但最后一轮“挑灯夜战”的场景历历在目,为了给国足征战世界杯亚预赛12强赛让路,4个北方赛区不得不在严寒中完成谢幕演出。中国足协下发通知强制更改赛程,在本赛季发生过多次。在欧洲联赛处于夏休期的7、8月,中超联赛的赛程却较之以往更为密集,连续几个“一周双赛”让球员们超负荷运转。

  不合理的赛程规划,不过是中超诸多“不职业”的一个缩影。不止一个外教抱怨过,中超环境太复杂,有些规则可以随意更改。这其中有“管办不分”的历史欠账,使得职业联赛无法在真正的职业环境中快速成长。而联赛运营机制、配套设施、俱乐部内部管理的滞后与不完善,与如今中超联赛一年近100亿元的支出显然不够匹配。

  本赛季第十七轮的“上海德比”,申花队外援登巴·巴倒在了“菜地球场”上,严重受伤后没有国际赛场常见的氧气瓶、救护车,足足折腾了近10分钟才被简易担架抬走。草皮质量、场地维护、场边急救等细节的缺失,足以给挥金如土的中超联赛一记耳光。

  数据显示,2016赛季16家俱乐部总投入的41亿元,八成以上用于支付外援和外教团队的薪资,目前多家俱乐部的薪资比已经超过2/3的警戒线。这意味着,立足长远发展的青训、基础建设等无法获得足够的财力支撑。而随着联赛投入与成绩成正比的趋势愈加明显,平均保级成本甚至达到5亿元门槛,这种失衡的投入模式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被寄予厚望的“中国职业足球联盟”目前仍在筹备中,整个过程中各家俱乐部与中国足协的博弈无处不在。“管办分离”一旦实现,对于联赛的职业化规范化管理无异于一针强心剂。“中超联赛、中超理事会改革的突破,现在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就看今年年底民政部的注册能不能完成。”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说。

  昂贵联赛难以反哺国字号球队

  不出意外,中国球员的转会费将在下个中超赛季开启之前突破1亿元大关,而多名国脚的年薪,早已越过了税后1000万元的关口。球员身价和收入近乎天文数字般的飞涨,既有资本炒作的盲从,亦有奇货可居的无奈。

  在挥金如土的中超联赛映衬下,中国男子足球国家队的成绩就愈显苍白。国足在2016年闯入了暌违15载的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12强赛(前身为“十强赛”),但即便有了回暖的迹象,5战2平3负的成绩依然为人诟病。其实比成年队更让人心焦的是从国奥到国少的各级国字号队伍,昔日可以作为成绩“遮羞布”的青少年队伍近年来在亚洲赛事上节节败退,从冲击大赛功亏一篑已经退到无法小组出线,而中国队上次参加世青赛和世少赛的经历要追溯到11年前。后备力量竞争力不足,反映出职业化之后青训水平的下降,也必然会让国家队未来的日子更加难过。

  根据中国足协的要求,各中超、中甲俱乐部在2019年前必须要有自己俱乐部注册的青少年梯队,32家中超、中甲俱乐部中,现在拥有4级梯队的仅有1/5左右。一位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表示,各家俱乐部普遍重视青训也就是最近几年才有的变化,要想通过这一体系涌现出人才,至少需要8年甚至更长时间。

  大牌外援的涌入,让联赛更具吸引力,但他们的高薪和高能,让中国球员的心理产生变化。一方面,中国球员想让自己的收入向外援看齐;另一方面,“外援依赖症”也在影响球员训练比赛的动力和能力。

  国家队成绩已经成为中国足球职业化改革后的负面典型,“联赛火爆无助于国家队足球水平提高”已经成为人们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如果中国足球的硬实力不能作为支撑,一切努力都显得毫无意义,一切繁盛都只是梦幻泡影。对此,李毓毅表示:“搞足球项目不能不重视国家队的工作,不能不用国家队成绩向社会做出一个直观的交待。对一个体育大国来说,不把国家队的成绩放到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是无法完成改革任务的。”

  打造百年俱乐部不能止于纸面

  2016年年初,中国足协对俱乐部频繁异地转让的现象永远地关上大门,中国职业足球的版图也就此基本定型。球队扎根于一地,才能增强城市归属感,获得稳定的球迷群体,打造独特的城市足球文化,从而找到俱乐部真正的“灵魂”所在。

  但类似频繁迁徙的“伪职业”现象在职业联赛中还有不少,俱乐部股权结构改革、中性冠名等都有继续深化改革的空间和可能。下赛季,已经有24年历史的中超球队北京国安将增资扩股,新股东将为俱乐部注入新鲜血液。专家表示,独资股权结构必然会有俱乐部冠名的问题出现,要去掉俱乐部企业冠名就必须鼓励多元投资。

  根据民间体育组织归纳整理的《2016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中公布的数字,2016赛季16家中超俱乐部在球迷服务和品牌建设方面总投入在5000万元左右。对此,肆客体育创始人颜强的评价是:“中超联赛依旧保持其完全不健康、不亲民、不接地气、不服务球迷的状态。”

  对于5000万元的数字,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总经理沈力并不认可,他说:“我们俱乐部确实在品牌建设、球迷服务上还有巨大的努力空间,需要不断改进,但是从今年开始,我们实际做了很多从0到1的事情,比如国安俱乐部自己投资做了球迷联赛,有16支球队参与。应该说,对于品牌建设,俱乐部是非常重视的。”

  李毓毅说:“评判2015年足球改革工作的时候,其他事情都有所进展,唯有一项事情没推进,就是百年俱乐部建设。一个俱乐部到底能不能百年,这很难说。我们深深感到,中国足球的改革发展,条件很好,困难很多,突破很难。”


  《 人民日报 》( 2016年12月16日 23 版)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

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

2016年里约奥运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这是夏季奥运会第一次在南美洲举办,也是继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举办的又一世界体育盛会。【详细】
奥运会|赛程|直播|本网专稿|中国军团|国际诸强2016年里约奥运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这是夏季奥运会第一次在南美洲举办,也是继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举办的又一世界体育盛会。【详细】

奥运会|赛程|直播|本网专稿|中国军团|国际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