芈昱廷 围棋让我沉迷(中国新棋谱)

本报记者 郑 轶

2017年02月16日07:50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开栏的话

倘若将棋界喻为江湖,眼下正是一个群雄逐鹿的时代。再无一览众山小的霸主,少年侠客们仗剑而来,上演着一个个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故事。他们的人生经历大抵相近,自幼学棋、天赋卓群、少年扬名,但看似千篇一律的成才“套路”背后,却隐藏着独特而鲜活的另一面。从少年棋手的眼中,流传千载的棋道也绽放出不同以往的光华。本版今起开设“中国新棋谱”专栏,聚焦围棋、象棋、国际象棋的新生代翘楚,探寻他们在棋盘内外的喜怒哀乐,敬请关注。

 

棋盘上锋芒毕现、落子刚猛剽悍,棋盘外腼腆朴实、一笑眉目弯弯,两种截然不同的面貌在芈昱廷身上毫无违和地切换。二十而冠的年华,纵然在新陈代谢快到离谱的职业围棋圈,依旧称得上“成名要趁早”。但这个“95后”少年,已然是介于前浪与后浪之间的狠角色。

新年伊始,去年胜率高达七成的芈昱廷延续着良好状态,以世界星锐战冠军压下了韩国围棋的第一波反扑。而最新公布的国内等级分榜单上,他重新坐上了探花的位置。不过,在他眼里,荣耀或头衔并不那么重要,围棋就像一个永不厌倦的通关游戏,上天让他学会围棋已是最大的恩赐。

双面棋手

拜热播电视剧《芈月传》所赐,如今的芈昱廷很少再碰到“你到底姓什么”的追问。几年前,当16岁的小芈在BC卡杯扳倒韩国“大神”李昌镐时,这个罕见的姓氏一度成了热点。后来,网友们还把与芈昱廷同期出道的范廷钰、范蕴若一起并称为“二饭一米”。

谈起这些往事,芈昱廷习惯性地眯着眼憨笑。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几乎成为他平日里的标签。据说,每次大赛的研究室里,只要芈昱廷一出现,前辈们总会开玩笑说“这下有计算的人了”。大家每摆一种变化,芈昱廷就在一旁笑眯眯地秒答:“白气长,黑气长,至少快一气……”

与大多数围棋少年一样,芈昱廷成长于专业道场“流水线”的魔鬼训练,经历过“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冲断厮杀,早早淬炼出超乎年龄的棋艺与心理素质。尽管天赋异禀,但他很小就体味到“学棋靠坚持”的真谛,“有天赋却半途而废的例子,我身边就有不少。要有所成就,天赋、好的老师、家里的支持,机缘与努力缺一不可。”

正是这份成熟的认知,让芈昱廷在闯荡职业棋坛时,不只创造了一连串“最年轻”纪录,也定格下许多“丈夫未可轻年少”的经典瞬间。2013年梦百合杯决赛,作为一个完全没有世界大赛番棋经验的“菜鸟”,芈昱廷面对前辈古力,以匪夷所思的失误被逆转了第一盘棋。但未曾料想,逆境之中他竟然连扳三城,足见他临危不惧愈挫愈勇的“大心脏”。

不过,在棋盘上沉稳、大气的芈昱廷,在棋盘之外依然初心不改,保有难得的纯真与朴实。在首次获得世界冠军后,当记者问他100多万元的奖金打算怎么花,芈昱廷腼腆地坦言只想换个手机,“因为手机太破了,屏幕上的字都看不清了”。对他而言,围棋既是工作,也是爱好,更是一种生活。

网战成痴

芈昱廷成名的时候,恰逢中国围棋改朝换代的大势,“90后”棋手纷纷走到舞台中央。日本围棋名宿坂田荣南曾认定的“棋手黄金年龄是30多岁”,被一个个新生代世界冠军无情打破。而芈昱廷们“速成”的秘密武器,正是网络棋战。

“我第一次在网上下棋是在七八岁,最早在清风或联众,后来转战到弈城、野狐。下得最密集的时候,一年就下了1000多盘网棋。”就如同他的双面性格,芈昱廷的两个网名也风格迥异,在弈城叫“拼搏”,在野狐则叫“末日”。“以前下得臭,胜率很一般,慢慢水平高了,很多人猜得到我是谁。”

在网络上基本都下快棋,迄今为止芈昱廷的网络对局高达上万局,而过去一个棋手的职业生涯也不过下几百盘棋。“我跟朴廷桓、井山裕太、申真谞等日韩高手也经常在网上切磋,尽管网棋感觉与正式比赛有差距,大家投入度也少一些,但这种训练方式和积累,大大缩短了棋手成材的周期。”芈昱廷毫不讳言网棋对自己的裨益。

去年年底,人工智能围棋Master横扫世界棋坛,60连胜的惊人战绩攻陷了人类“最后一块智慧高地”。在这场围棋总动员中,芈昱廷是离胜利最近的棋手之一,只输了半目。但对于人脑与电脑的差距,他保持着清醒的认知,“输了半目是因为Master官子阶段放水了,人工智能的棋路远远超过人类的理解,如果强行去模仿,也不会有什么效果。”

在一些棋手为人工智能动摇围棋而黯然神伤时,芈昱廷不仅丝毫没被打击自信,反而为电脑的介入而兴奋。“就像总会有更强的棋手出现,不怕后浪的追赶,就得逼自己一直在进步。”今年3月,芈昱廷将作为中国棋界代表,参加首次有人工智能参加的世界围棋锦标赛,“这一战,我并不在意输赢,人工智能开阔了人类的思路,我们更有机会去探索围棋的奥秘啊。”

棋道无疆

在“八冠王”古力身后,围棋界江湖再无服众的霸主,一群登顶世界棋战的后辈,一度深陷“一冠群”。直到柯洁率先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随后唐韦星、陈耀烨也突围而出。而早早登上巅峰的芈昱廷,却迟迟未能破茧成蝶,与个人第二冠总是咫尺天涯。

正如棋手们坦言,当下等级分前二三十名几乎都有拿世界冠军的可能。高手之争,与其说是技艺之争,倒不如说是精神之争。芈昱廷渴望胜利,却不想用目标束缚住自己。在经过拿世界冠军的“临界点”后,他挨过了竞技状态的波动,从迷茫与松懈中慢慢找回了自己。“我没有过什么顿悟,提升棋力还是要靠平时的功夫,只要有长棋的欲望,就会寻找自己的失误,一点点磨练自己。”

棋盘之上,芈昱廷常常被评价为“力战型”的霸道棋风,但他自己却追求“无招胜有招”。在他看来,独树一帜的风格意味着漏洞,在没有秘密的网络时代,像以前类似于“大竹美学”的棋手很难再现。“其实这是一种进化,在棋界同样适者生存,新生代棋手都没有什么明显短板,彼此之间考验心态,看谁出的错更少。”但芈昱廷偶尔也会感叹,从围棋艺术角度看,这或许是个损失。

芈昱廷,正像一个打游戏的孩童,舍不得通关的诱惑。即便深知“后浪逐前浪”的残酷,却依然沉醉于赢棋后的单纯快感。他曾无数次告诉自己,惯例就是用来打破的,而若想达到炉火纯青的功力,努力从来都不可替代。而这,就是芈昱廷的棋道。

“该来的总会来,如果非要说目标的话,那就是下好每一盘棋吧。”芈昱廷笑得气定神闲,眼神却无比坚定。

棋手小传

芈昱廷,1996年出生,江苏徐州人。4岁初识围棋,天赋尽显。6岁从师于业余高手刘轶一,日日摆棋成瘾。10岁投入天津陈瑞门下,而后辗转至北京,进入马晓春围棋道场。11岁冲段成功,一举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职业棋手。12岁获世少赛亚军,一战扬名。15岁首登围甲联赛豪取九连胜,16岁揽获全国个人赛冠军,17岁于梦百合杯决赛以3∶1战胜古力,成为中国围棋史上第十三位世界冠军。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6日 15 版)

(责编:胡雪蓉、张帆)

相关专题

推荐阅读

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2018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   2018俄罗斯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12强赛9月1日打响,中国与伊朗、韩国、乌兹别克斯坦、卡塔尔及叙利亚同组,这也是国足第11次冲击世界杯。【详细】

世预赛|国足|其他诸强|媒体评论

2016年里约奥运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这是夏季奥运会第一次在南美洲举办,也是继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举办的又一世界体育盛会。【详细】
奥运会|赛程|直播|本网专稿|中国军团|国际诸强2016年里约奥运会   2016年里约奥运会8月5日-21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这是夏季奥运会第一次在南美洲举办,也是继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举办的又一世界体育盛会。【详细】

奥运会|赛程|直播|本网专稿|中国军团|国际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