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年终盘点“新政篇”

向“金元足球”说“不” 中国足球变革中前行

欧兴荣

2020年12月24日14:37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我们难道还不觉醒?我们难道良心已死吗?难道还要继续生存在这样的足球环境中吗?”在12月14日举行的2020中国足协职业联赛专项治理工作会议上,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痛心疾首地发出“灵魂三问”,吹响严厉打击“金元足球”的号角。

12月14日,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2020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专项治理会议上讲话。

为什么要对“金元足球”说“不”?

在会上,中国足协公布了2021-2023赛季联赛重磅新政,严令各俱乐部压缩总支出、球员进一步限薪、俱乐部名称实行中性化等。尽管相关政策酝酿已久外界早有议论,但最终“靴子落地”仍然引起行业震动,内容细则比预想中的力度更大、要求更严、覆盖面更广,展现出中国足球“挤泡沫降虚火”的坚定决心。

中国足球的“金元”标签,这次或真要被撕掉了!在过去的多年时间里,各俱乐部纷纷“烧钱要成绩”,导致球员身价和工资虚高,联赛泡沫严重。陈戌源表示,中国各级联赛的投入是日本J联赛3倍,是韩国K联赛10倍,中超俱乐部一线球员工资是J联赛的5.8倍,是K联赛的11.67倍。一份内部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K联赛和J联赛俱乐部基本做到收支平衡或略有盈余,而中超俱乐部平均亏损额高达4.4亿元。

虽然“金元足球”也曾带来过球市的火爆,让中超球队在亚冠赛场有所斩获,但这毕竟是短时的。长期来看,作为一个足球欠发达的国度,“金钱汹涌”歪曲了市场价值,扰乱行业秩序,引发恶性竞争,严重侵蚀健康足球的躯体,俱乐部亏空巨大骑虎难下,制造出的不过是虚假繁荣罢了。

烧钱的游戏终有尽头,连续多年砸下巨资,各俱乐部的投资商早已不堪重负。由于大多数俱乐部运营资金严重依赖于投资商“输血”,自身“造血”能力相当有限,一旦投资商减少或停止“输血”,俱乐部立刻面临生存危机。就在今年,受疫情冲击和资金短缺的双重影响,各级职业联赛有16家俱乐部退出或解散,联赛体系遭到严重冲击。

大手笔投入还没能换来中国足球总体水平的提升,相反大部分钱都被各队的大牌外援赚走,他们在球队中占据核心位置,本土球员得不到足够的实战历练机会。加上本土球员工资同样虚高,轻而易举就能“赚大钱”,导致他们普遍缺乏饥饿感,缺少赴海外高级别联赛打磨球技的进取心,部分“国脚”更是因怕受伤影响在俱乐部的收入,在国家队比赛中“出工不出力”。一个尴尬的事实是,中国各级男足国家队已经15-20年没进入世界大赛了,部分年龄段沦落到亚洲三四流的水平。

上海上港巴西外援奥斯卡在比赛中。(资料图)

新政严格“限薪限投” 联赛洗牌在所难免

在公布的新政中,“限薪限投”成为关键词,并覆盖了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职业联赛,对俱乐部支出、球员薪酬、俱乐部奖金等各项财务指标做出了明确约束。其中要求中超俱乐部单个财政年度(1月1日-12月31日)总支出不得超过6亿元,中甲俱乐部为2亿元,中乙俱乐部为5000万元。对比之前某些俱乐部动辄三年投60亿、一年巨亏19亿等大手笔,堪称断崖式下降。

在球员薪酬方面,新政也做出了严格限定:中超一线队本土球员单赛季税前顶薪为500万元,中甲和中乙分别为300万元和120万元;中超一线队本土球员的单赛季平均顶薪为税前300万元。中超外援单赛季税前顶薪为300万欧元,外援单赛季薪酬总额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欧元等等。如果以当前中超年薪最高的上海上港外援奥斯卡税前2400万欧元作对比,下降幅度之大何止是腰斩,简直是“脚踝斩”。

为保障新政顺利施行,中国足协还配套出台了一套细致而严格的惩戒规定,坚决打击搞变通、打擦边球、签订“阴阳合同”等违规行为。其中“阴阳合同”一经查出,当事俱乐部将被立即剥夺当赛季成绩并在下一年度降级,涉事球员将遭禁赛24个月;如球员在赛季中被发现薪酬超限额,将遭禁赛 24 个月;球员未按要求申报额外收入的,一经查出,每次将被处以该项收入1-5倍金额的罚款;情节严重者,还将追加停赛处罚。

陈戌源在会上严词申明,不管哪个人、哪家俱乐部,牌子有多大,执行处罚一视同仁,坚决不讲情面。俱乐部和个人不要心存侥幸,从现在开始,中国足协执行限投限薪规定坚决不含糊。“潮水终将退去,我们将拥有一片洁净的海滩。”

新政在2021赛季就开始执行,但当前联赛中绝大多数的球员薪酬合同,尤其是大牌外援的,都处在远远超标的状态,所以最终落实可能还有一定的缓冲期。可以预见的是,新政带来的最直接影响是,大牌外援们纷纷离开,联赛的竞技水平和市场影响力会有所下降。联赛将迎来“低成本时代”,洗牌在所难免,谁善于“花小钱办大事”,谁就可能脱颖而出。

12月14日,《中国足球协会青少年训练大纲》宣讲会上,中国足协副主席高洪波出席并发表演讲。

中国足球改革继续深入推进

中国足协此时选择治理“金元足球”,并非一时兴起,而是针对当前足球发展的主要困难和问题,推进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举措之一。《方案》明确,要制定俱乐部人才引进和薪酬管理规范,探索实行球队和球员薪金总额管理,有效防止球员身价虚高、无序竞争等问题;研究引进高水平外援名额限制等相关政策及决策机制,处理好外援引进与本土球员培养的关系;加强俱乐部劳动合同管理,严厉查处“阴阳合同”等违法行为。

《方案》还把发展足球运动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实行“三步走”战略,设立近期、中期和远期目标。根据2016年国家发改委公布的《中国足球中长期发展规划》,2021年恰好是中期目标的实施元年。12月18日,中国足协公布了《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列出包括提升足协治理能力、普及足球运动基础、加强国家队的建设和管理、促进职业联赛健康发展、推进青少年足球发展、加强专业人才培养、加强足球场地建设和调动地方积极性等8大方面35项内容,“限投限薪令”是其中的一项。

要想解决问题,必须先弄清原因,敢于直面问题、勇于修正错误。中国足球多年来徘徊不前,原因是多方面的。《措施》每一项都标注了实施时间,跨度从2020年至2023年,从表述上看内容具体,目标明确,相当务实。其中第一条内容就指出,要“深化足球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提高足协治理能力”,推进中国足协工作规范化和足球行业治理民主化、科学化、专业化,体现出中国足协不回避矛盾,要从自身改革做起的担当精神。

发展和振兴足球,是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人民群众的热切期盼。随着新政的推进落实,中国足球将迎来变革的新时代,让我们一起共同期待!

相关链接

中国足球年终盘点“联赛篇”:职业联赛成功回归“唤燃亿心” 

(责编:欧兴荣、张帆)

关于我们

  • 人民体育微博
  • 微信公众号
  •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