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體育>>國內足球

北理工客場贏球仍降級 9年緣盡學生軍浴火難重生

王子軒

2015年11月02日07:18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繼上一輪主場3比1戰勝青島中能后,昨天又在客場2比1擊敗江西聯盛,最后兩輪必須全勝方有可能保級的北理工已經將自己做到了最好。然而命運並不掌握在他們自己手中,坐鎮主場的湖南湘濤昨天補時階段絕殺哈爾濱毅騰,硬是在積分相同的情況下憑借勝負關系佔優將北理工送入了中乙。造化弄人的是,為湖南湘濤打進讀秒絕殺的不是別人,正是本賽季從北理工轉會過去的李想。

苦苦堅持了9年之后,早已面目全非的學生軍終於和職業聯賽說再見了。

“這是最艱難的賽季”

在現在這支北理工隊伍中,身為主帥的袁微是絕對的元老,他經歷了球隊沖甲成功,也完成了從球隊核心球員到助理教練再到主教練的轉變。對於“保級”二字,他深有體會,本賽季中甲聯賽開始前他說:“很明顯這個賽季將會是這些年來最艱難的一個賽季,各個球隊都加強了投入,而且並不僅僅是那幾支要沖超的球隊,相比之下我們的投入有些相形見絀。”

投入並不一定就能有相應的產出,但是兩者之間一定是成正比的。誰能想到上個賽季降級卻又在本賽季遞補回中甲的延邊隊能夠一馬當先沖超,其背后除了延邊足球的底蘊以外,幾千萬的真金白銀豈能視而不見?

3個外援隻要30萬美元

當北控在賽季開始前便高調喊出一個億的投入,當沖超成功的河北華夏幸福在聯賽二次轉會窗期間以1000萬美元的年薪挖來了埃杜,北理工始終在堅持著物美價廉的原則,本賽季的3名烏拉圭外援總共隻花了30萬美元。“你看看我們的納沙裡奧,曾經多好使啊,在和其他隊的外援前鋒對抗中完全不落下風。”袁微說,“這賽季真是不行了,當然他又老了一歲,但是水平還在那兒,主要是別的隊都太強了。”如今中超的外援水准逐漸向五大聯賽的一線看齊,中甲聯賽的外援則是過去中超的水平,這讓北理工情何以堪。

說好的贊助都在哪兒呢?

除了進入中甲頭兩年,北理工似乎每年都在為錢而發愁,一度有過在賽季初始階段“裸奔”的尷尬。個別贊助商玩兒的都是短線,畢竟指望這支球隊能夠帶來多大的商業回報有些不切實際,而商人都是最實際的。

北京市的體彩基金曾經伸出過援手,北京理工大學的校友基金也一直在予以支持,這支球隊就靠著每年幾百萬的資金勉力支撐。這個賽季北理工先后與兩家企業洽談商業合作,其中一家涉及股權的交易最終以一種撕破臉面的方式不歡而散,隨后與一家地產企業開啟了一項3年總價值近1億的合作,但是在拿到這賽季的500萬冠名費后,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雙線作戰是不能承受之痛

有些人或許還記得2011年深圳大運會上那支以北理工男足為班底的中國大運男足,那一年闖進8強的他們在1/4決賽中惜敗於最終奪冠的日本隊。實際上這些年來,北理工始終是中國參加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男足比賽的主力,這是榮譽,也是負擔。北理工每年都必須爭取成為全國大學生聯賽的霸主,然后才有資格出征大運會,與此同時中甲聯賽並不會對這支球隊網開一面,常常是賽事密集無暇顧及。所以不難發現一個常態,北理工總能在聯賽剛開始時發揮不錯,進入賽季中期便容易掉隊,如果前面搶分多了,保級就容易了,不然便隻能深陷保級泥淖難以自拔。在以往賽季,這個問題似乎可以克服,但是這個賽季足以致命。

學生軍早已不純粹

北理工一直被視為中國校園足球的一塊招牌,所以金志揚一直強調說:“我們為什麼年年都要為保級拼到底?就是為了能夠站在這裡,因為隻有我們站住了,我們才能有話語權,才能宣揚我們倡導的體教結合、體育回歸教育。”近兩年校園足球在全國開展得如火如荼,金志揚認為自己的觀點得到了重視與認同,但是作為標杆的北理工足球隊卻不再是那支純粹的學生軍了。2013年初,俱樂部按照中國足協的規定完成改制之后可以著手引進真正意義上的內外援,這也是為了球隊能夠繼續在中甲生存的無奈之舉,於是當職業球員佔據了球隊的大半陣容之后,就連金志揚也不得不說:“都說是學生軍,但是早已經不是那麼回事兒了。”

改制雖然完成,但是北理工並不是一家職業俱樂部,很多事情都與“規范”二字差了好多個規矩。請想象一下一個球隊主教練同時帶48名隊員訓練的情景,於是袁微隻能讓同一球隊的球員們分時分地訓練。

“那一代人已經過去了”

北理工一直很希望能夠在高招過程中發現不錯的足球苗子,就像已經開始成為球隊主力前鋒的胡鳴。然而足球人才本就稀缺,能通過高考的又刷掉了一部分,在體育特長生的招生名額收緊之后,“學生軍”想要保持本色補充血液變得難上加難。袁微說:“我們整個學校可能才隻有四五個名額,但是除了我們,學校還有田徑隊呢,別的隊伍怎麼辦?”

好苗子難找,現有的球員又很難保証訓練質量,於是陷入了一個死循環。最早隨隊沖甲的那一撥兒隊員都已離校,隻有袁微、於飛等人留校任教,同時負責管理球隊。在他們之后,盧斌、武方虎、張淼等人也相繼離開。這個賽季結束后,劉天鑫和王超也要說再見了,擔任隊長的韓光徽亦即將畢業。老球員的離開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新球員無法頂上來,這也讓金志揚很無奈,“沒有辦法,那一代人已經過去了。”

金志揚:我們的歷史任務完成了

從北理工進入中甲聯賽開始,質疑之聲不絕於耳,主題可以歸納為一支幾乎毫無職業俱樂部元素的大學球隊怎麼能夠躋身甚至是長期參加中國足球的職業聯賽,哪怕是第二級聯賽。作為這支球隊的奠基人之一,金志揚經歷了一個從主教練到總教練直至退休的過程,其間他始終明白學生軍的確技不如人。他常說:“我們(北理工)能夠在中甲堅持這麼多年就是對中國職業足球的褻瀆。很多人說我們是怪胎,但是有本事把我們打下去啊!不是我們踢得太好,而是他們太差!”

即便昨天是生死之戰,金志揚依舊沒有隨隊去客場。當聽說哈爾濱毅騰在補時階段將比分扳平時,他喝了一口熱茶。老伴兒問:“踏實了?”他答:“踏實了。”然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李想的絕殺讓自己的舊主經歷冰火兩重天。袁微當初很不想讓上賽季打進15球的李想轉會,好不容易培養出一個能進球的前鋒,但是迫於無奈隻得放行,結果竟是這般結局。金志揚感慨了一下神奇的逆轉,嘆道:“我從來不認為北理工模式是拯救中國足球的靈丹妙藥,但這是一種有益的嘗試,隻能說我們的歷史任務完成了。”

(責編:溫靜、胡雪蓉)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