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體育>>體育產業

瘋狂資本高舉雙刃劍,千萬元身價不是夢——

電子競技有待規范 全運模式或可借鑒

梁璇

2015年11月30日08:28    來源:中國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伊布拉希莫維奇沖到場邊做出慶祝動作,現場解說隨即大吼一聲:“丁材榮以1︰0領先張俊。”今天下午,廈門國際會議展覽中心上演著NEST全國電子競技大賽總決賽FIFA ONLINE3的決賽,現場近1000人緊盯著場中央巨型屏幕上這場虛擬的足球賽,或歡呼或嘆息,而真正的操控者則在兩側的小屏幕上表現得十分淡定——WE戰隊帶著眼鏡的韓國外援丁材榮不停地喝水,而SNAKE戰隊的隊長張俊則一直往嘴裡塞零食,半小時后,丁材榮把比分定格在2︰1,這個結果,讓張俊早已在手機屏幕上准備好的五星紅旗無法在鏡頭前展示,“雖然丁材榮曾代表中國俱樂部隊擊敗韓國俱樂部隊拿到亞洲冠軍,但我還是希望冠軍能由中國人自己去拿,這也是我轉職業的夢想。”

31歲的張俊,今年9月才成為一名職業電競選手。“在這個行業,通常25歲就和職業生涯說拜拜了。”張俊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表示,FIFA ONLINE3對年齡的要求是所有電競項目中最寬鬆的,由於單人作戰,也不用封閉訓練,因此收入也相對較低,而其他主流項目如英雄聯盟等靠團隊打拼的游戲,選手通常是18∼22歲左右的年輕人,“FIFA玩家的收入可能就是他們的零頭。”張俊坦言,這些年輕人背后付出的努力也不可小覷。

“打英雄聯盟還想有女朋友?”這是玩家之間根本不需回答的問題,據國內知名電競俱樂部LGD英雄聯盟項目的領隊小莫介紹,目前隊裡的成員多為20來歲,“年紀大的話,反應能力可能跟不上。”據前來觀賽的玩家趙鈞天介紹,在游戲過程中,普通玩家手速大約在100左右,而頂尖的職業玩家APM(每分鐘有效操作數)可以達到400,“也就是說,一分鐘內他能點擊鍵盤和鼠標達到400下。”

但要達到這樣的速度與精確度,必須依靠高強度的訓練。選擇一幢樓裡三四層房間作為俱樂部的訓練基地,選手就在教練和工作人員的陪伴下進行集訓,“通常從下午兩點開始訓練,在第二天凌晨3點前離機。”小莫介紹,由於隊員需要在線打排位賽,“而高手通常在晚上出沒,早上到中午都沒人”,所以,到深夜裡十多台電腦的鼠標鍵盤才能啪啪作響,都是因為這條“不成文的規定”。

為保証隊員的健康,俱樂部為每個隊員都辦理了健身卡,但一周6天的訓練時間下來,可自由支配的一天,大部分隊員仍避免不必要的外出,要麼選擇補覺休息,要麼會選擇加練,為的是一年到頭除了兩個轉會期外的上百場比賽。

不過在小莫看來,這些賽事的強度和水平還有待提高,同時,由於直播平台主播收入頻頻曝出“天價”,因此“嚴重影響了訓練環境。”

自網傳中央電視台體育頻道主持人段暄近日辭職,轉投著名玩家王思聰今年9月成立的電競直播平台熊貓TV后,關於電競主播的收入又再次成為業內的熱門話題。據媒體報道,為挖來有電競女神之稱的“MISS”,龍珠直播平台花了1700萬元人民幣,而前WE戰隊的英雄聯盟職業選手、退役后也成為主播的若風,身價已超過2000萬元人民幣。

上海華奧電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李慶,將這種影響解讀為“競爭和資本涌入后的結果”,“不少選手20多歲就退役了,無法安心訓練,希望趁著還有人氣的時候去掙些快錢。而‘快錢’的來源,與近兩年瘋狂涌入電競行業的資本有關,資本可以推動行業的發展,比如進入直播平台,就會溢出到賽事、版權等領域,創造更多的可能﹔但資本大量涌入的同時,也會讓行業浮躁,畢竟目前在資本關注的領域,除了產品本身營利模式較為清晰外,直播平台和賽事、俱樂部仍未有較好的營利方式,而資本是逐利的,一旦選擇放棄,電競又會陷入寒冬,因此,靠燒錢不能長久,電競行業需要創造自己的造血功能。”

“與其他傳統的體育項目相比,電子競技是發端於互聯網的新興項目,因此,產品的不斷變化和電子設備的不斷更新,決定了俱樂部和玩家的生命周期更迭很大。”因此,國家體育總局體育信息中心主任丁東將其視作“社會化、職業化、市場化程度很高”的項目,而其受到的資本關注,也顯得尤為空前,“任何資本涌入都能給行業帶來推動力,目前看是好事,能引起社會的廣泛關注。但如果缺乏基礎性的規范,就可能帶來隱患。現在國內針對電子競技的管理手段和措施還不夠完善,因此,面對大量資本的涌入,我們也會感到困惑。”丁東坦言,在這樣的情況下,政府更需要從服務性、基礎性的角度去完善項目的規則,比如設立NEST全國電子競技大賽這樣的官方賽事,借此在辦賽標准、項目設置、隊員准入等方面,引導其他賽事回到管理的軌道上來,最終形成行業自律。

“全運會的模式值得借鑒。”丁東介紹說,電子競技作為國家認定的第99項體育運動,在體育部門的管理下,應當調動各個省市的體育部門,發動成立電子競技協會,將職業選手納入運動員體系,從而以各省市為代表組隊參賽,但要注意“管辦分離,提倡協會自治,並非行政管理,而形成社會組織的力量更多地以市場和社會力量為主,政府將來起的作用不會很大。”

李慶認為,“國家的賽事體系和商業賽事體系並不矛盾,可以相互支撐,畢竟每個人心裡都存在追求國家榮譽的想法,如果有更多國際較量的賽事,這種運動員注冊制度對於專業選手就更具吸引力。畢竟,吸引選手的不僅是獎金,更有榮譽,‘運動員’的認定對其商業價值也有影響力,世界冠軍李曉峰就是例子。”

而對於不少經歷了家長“反對”和社會“偏見”才走上職業道路的電競選手而言,無論將來個性十足的自己和類似全運會這樣的傳統體系是否會出現“水土不服”,從官方的角度來看,這種“結合”也“算是國家對項目的一種認可和推動。”張俊表示,這對於習慣了在游戲上對抗,進入社會難以生存的選手來說,至少在社會的認知度上會有好處,“雖然‘運動員’3個字不會帶來什麼實質上的改變,甚至會因爭金奪銀的想法減少游戲的樂趣,但如果有這麼一個支持的信號,不僅讓贊助商更有信心,對選手來說,也是一種榮譽的象征”。

(責編:溫靜、楊磊)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