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国内足球

委员谈谢亚龙减刑案现场细节:整个人已经没有了精气神

2015年01月26日16:47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整个人已经没有了精气神”

  在今天的市政协小组讨论会上,赵静委员提到了现场旁听谢亚龙减刑案时带给她的触动。赵静说,她也看过很多反腐倡廉的片子,但都不如现场带来的震撼。

  今年1月12日下午,原足协副主席谢亚龙减刑案在燕城监狱法庭内进行公开审理。赵静作为市检察院监督员旁听了整个庭审。“谢亚龙自己说我是几号几号罪犯,虽然我不是球迷,但我也记得谢亚龙在位时那种意气风发的状态。”然而眼前的“罪犯”谢亚龙留给我的印象却更加深刻:“他穿着监狱的号服,头发都白了,虽然表现得非常平静,但整个人已经没有了精气神,说话声音很小。”

  赵静告诉记者,监狱对三类人的减刑持有慎重态度,其中一类就是职务犯罪,而谢亚龙正属于这一类。“法庭上提到谢亚龙受到多次表扬,我们开始以为获得表扬很容易,但后来发现不是这样。他们是有分值的。比如要写学习体会,要在劳动上如何突出,他的表扬是计分制的,所以对谢亚龙减刑的庭审非常严肃和严格。检察院的人在庭上问,‘你们短短一个星期给了谢亚龙三次表扬,有没有累加的情形?比如一篇认识在组里是第一,班里又是第一?’他们问得很细。”

  赵静还记得当时有监狱的工作人员出庭作证,拿着很厚的一摞资料,6次表扬是什么时候取得的,是怎么取得的,都要向法庭一一出示。

  那天的庭审中还有一个人令赵静印象深刻,他就是河北省驻京办原主任王福友。他也是罪犯身份,同时是谢亚龙那一组的劳动组组长,算是谢亚龙的狱友。“王福友为谢亚龙作证时侃侃而谈,一听原来就是政府官员,特别会说。”王福友举例谢亚龙一次受到表扬是因为本来院子应该两个人扫,但由于其中一个罪犯进来后精神上出了问题,需要治疗,谢亚龙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工作,且没有向组织上提出加人。那名精神出了问题的罪犯住到监狱医院不能控制自己,大小便失禁,谢亚龙还主动照顾他,帮他洗涮,弄得自己也是一身。“这个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他为了能够早一点出来,努力地去表现,检查也写了很多篇。”

  赵静感慨,这些人原来都是很有才华很有能力的,如今变为阶下囚。庭审后,赵静还走进燕城监狱参观了一下。“他们的住宿条件还是不错的,两个人一个房间,房间里有电视和独立卫生间。房门平时都是打开的,关押人员可以随意出入到走廊中,相互间也可以交谈,楼里还有图书馆,但就是不能走出那幢楼。其实住在这样的环境中,多看看书,多学习学习也是一种反思。据说,谢亚龙很爱学习。”那天,赵静还在监狱中看到了前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司长曹文庄,当时他正在房间里锻炼身体。(张蕾)

(责编:胡雪蓉、杨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