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

裁判其实也挺难(体坛聚焦)——聚焦CBA裁判(上)

本报记者 范佳元

2015年02月06日07:2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裁判其实也挺难(体坛聚焦)——聚焦CBA裁判(上)

宋 嵩绘

编者的话

错判、漏判频发,由此引发的球场冲突不断。本赛季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常规赛中,裁判问题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作为篮球比赛的执法者、管理者和服务者,裁判的职责是为比赛双方提供一个公平、公正的比赛环境,促使双方遵守比赛规则、尊重体育精神,保证比赛既公平有序又激烈精彩。CBA联赛裁判问题的症结到底在哪里,怎样解决?本版今起推出“聚焦CBA裁判”系列报道,分为上、中、下3篇,解析裁判问题的根源,探讨提高篮球裁判执裁水平、促进联赛健康有序发展之道,敬请关注。

2014—2015赛季CBA(中国男篮职业联赛)常规赛进入到后半段,沈阳药科大学体育部教授、篮球裁判“金哨”杨茂功晚上基本就睡不着觉了,“越到后面,压力积累多了就是这样”。1月30日晚广厦队主场对阵东莞队比赛前一晚,杨茂功只睡了3个小时。对广厦、东莞两队来说,这是一场决定季后赛入场券的比赛;而在杨茂功看来,这是为裁判正名的关键场次。本赛季开赛以来,裁判面临着超过以往的压力,“为荣誉而战”,所以“要做到滴水不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赛前准备会上,主裁判杨茂功这样对两位同伴说。

裁判提升水平靠的是执裁经验积累,不是坐直升机上来的

1月30日晚的比赛,CBA联赛裁判办公室为杨茂功搭配了温克明、闫军两位国际级裁判做副裁判。温克明、闫军在平时也是“吹主裁的”,“这种豪华配置,也就只有在这种关键场次才会有,可以说代表了目前中国篮球裁判的高水平。”杨茂功说。杨茂功今年53岁,两位同伴也过了40岁,40岁到50岁是中国篮球裁判最成熟的年纪。

在我国,篮球裁判从低到高大体分为国家二级、国家一级、国家级、国际级4个等级,国家级由各省区市推荐报考,国际级由国家推荐参加国际篮联的考试。篮球裁判“金哨”马立军回忆说,上世纪80年代末北京市国家一级裁判就有三四百人,排名前十的才有资格去考国家级,“身高、外语、精通篮球规则等限制条件很多,竞争很激烈,那时候都得抢着干活”。

为了提高业务水平,马立军曾经连续4年参加每周一次的培训,“不能请假。请假一两次,哪怕有比赛机会也不叫你了”。记得一次中国男篮国家队对阵苏联队的比赛,当时坐镇的都是国家级裁判,只调了马立军一位国家一级裁判,“叫我过去是给赛场擦地板的,不是吹哨。”马立军说,“篮下位置好,赶紧擦完就盯着老先生看怎么吹比赛。”这样难得的学习经历,马立军至今回忆起来都觉得非常光荣。

CBA联赛委员会委员、裁判办公室负责人陈梦熊介绍,本赛季执裁CBA的裁判有65人,国际级裁判39人,国家级26人。马立军和杨茂功一起执裁过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篮球比赛。从国家二级裁判到国际级裁判,马立军用了9年,而杨茂功花了12年时间,“裁判靠的是一场一场执裁经验积累,不是坐直升机上来的。”杨茂功说。

裁判必须突破心理关,出现低级失误主要是太紧张了

隆冬时节,浙江杭州的广厦体育馆里温度不高,但一节比赛不到的时间,杨茂功已是满头大汗,只要有机会他都会拿起毛巾擦擦汗。有经验的CBA裁判告诉记者,一般一场48分钟的比赛下来,裁判的跑动距离大概是2000米,但是裁判的疲惫主要是来自于心理压力。48分钟比赛场面瞬息万变,“最累的是脑子,需要高强度的瞬间反应。”杨茂功说。

2013—2014赛季CBA常规赛第二十九轮,北京队主场对阵山东队的比赛让杨茂功印象深刻。北京队球员马布里上篮遭到山东队球员睢冉犯规,情急之下马布里肘击了睢冉,一旁的山东队球员吴轲见状挥手打了马布里,马布里立刻又对吴柯进行还击。这一连串冲突电光火石,杨茂功只能全凭记忆把每个人的犯规分清,并作出符合规定的判罚。结果,马布里两次“违体”犯规被罚出场,尽管那场比赛是马布里时隔两个多月复出的首战,尽管当时全场观众都在骂裁判,尽管北京队现场人员都在对杨茂功施压,“这时候你就应该顶住压力。”杨茂功说。事后,这个判罚被陈梦熊在裁判培训班上引为经典案例。

运动员或许还可以在4节比赛中合理分配状态,但裁判员从开场到结束都要处在最好状态。强化抗压能力,是每个裁判成长道路上都会面临的课题。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裁判告诉记者,有的年轻裁判初上正式比赛,整节比赛没有吹一声哨,“太紧张了,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对于刚入门的裁判来说,难点在于对“打手”“走步”等单一动作的认识,而要想成为高水平裁判必须突破心理关口,裁判员和运动员一样,“到了后面,裁判水平高低就看心理起伏。”杨茂功说,“为什么会有低级失误,主要是太紧张了。”

对执裁比赛的裁判而言,赛后媒体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1月30日的比赛,最后广厦队主场战胜东莞队,提前一轮确保了季后赛席位。赛后,3位裁判走到一起相互击掌,这样的动作在比赛中多次出现。比赛中裁判也是团队作战,需要互相支持和鼓励。

“茂功,最后那个进攻犯规,还有给东莞队追加暂停那个,吹得真有气质。”温克明说。“闫军,你那个罚球补篮进算两分判得没错,看得很清楚。”杨茂功这样表示。像这样的赛后盘点,与其说是紧张工作后的惯性,莫不如说是他们的放松方式。杨茂功说:“每到这时,有一种压力释放的愉悦。”比赛结束后,每位裁判还要提交比赛报告,如果比赛出现情况,“复盘”时间会更长,“马布里被罚出去那场,我看录像看到次日凌晨3点。”杨茂功说。

裁判对自己的每一声哨都很在意。马立军说:“裁判界有句老话,吹好一场比赛,那感觉就像吃到一块红烧肉。”1990年,辽宁队和河北队争夺全国篮球联赛冠军,比赛最后读秒阶段,马立军判了辽宁队“回场违例”,使得辽宁队失去了最后的进攻机会,河北队成为当年冠军。马立军说:“当时许多人都对我那声哨有质疑,但是我确实看清楚了,篮协事后也裁定那个吹罚没有问题,但我心里还不是个滋味。”事后,马立军一咬牙自费3000元买了录像机,等到电视台转播的时候录了下来,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确定自己没有吹错,才把这事放下来。“遇到吹得不顺的比赛,心里不舒服好几天。”马立军说。

1月30日,比赛结束后回宾馆的路上,杨茂功说估计还是睡不好,因为联赛还没有结束。第二天,他浏览了各家媒体的报道,结果对广厦队和东莞队这场比赛的执裁裁判没有只言片语——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 人民日报 》( 2015年02月06日 15 版)

(责编:贺迎春、熊旭)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