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综合>>举重

辽宁举重队总教练被举报 谁动了世界冠军的营养费?

2015年03月31日09:06    来源:信息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谁动了世界冠军的营养费?

图片

  3月27日晚,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男子举重67.5公斤级冠军、辽宁女子举重队教练姚景远与女子举重世界冠军、原辽宁队队员孙彩艳共同署名,在网上发表了对辽宁举重队总教练姜雪辉的公开检举信。检举的内容是姜雪辉克扣孙彩艳的训练营养费数十万元,并以姜雪辉的弟子两次“涉药”为依据,对其教练资格提出质疑。

  《中国青年报》记者3月29日联系到姚景远,他确认《男子举重奥运冠军姚景远揭发辽宁女子举重队黑幕》的检举信确实出自他的笔下,并经过孙彩艳的认可。

  姚景远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辽宁举重在近十年时间里成绩不断下滑,人才流失严重,姜雪辉作为总教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认为,姜雪辉的最大问题就是贪腐和反兴奋剂不利,这也是他最终在网上发布公开检举信的原因,希望促使有关方面尽快调查、处理姜雪辉,还辽宁举重一个健康有序的发展环境。

  《中国青年报》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姜雪辉,姜雪辉直言,“他(姚景远)就是一个神经病,不值得把他说的话当真。”

  在姚景远、孙彩艳发表对姜雪辉的举报信后不久,网上出现一篇针锋相对的文章——《人作得死,姚景远、孙彩艳该下地狱了,辽宁举重败类,中国举重人渣》。文章对姚景远、孙彩艳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抨击。

  《中国青年报》记者随后又致电辽宁省体育局,辽宁省体育局办公室一位姓王的主任在得知记者的采访意图后,立即与辽宁举重队的主管单位——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进行了联系,同时也与辽宁省体育局纪委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随后他向记者答复,“首先,辽宁省体育局对举重队教练姚景远公开检举姜雪辉一事非常重视,其次,辽宁省体育运动技术学院已经向检举信涉及的相关当事人展开询问和调查,包括对检举信提到的相关票据进行复查。调查结果产生后将做下一步安排。” 据《中国青年报》

  举报信全文

  揭发辽宁女子举重总教练姜雪辉!在世界女子举重锦标赛和世界杯赛,查出两次使用兴奋剂,这给中国体育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按照中国体育法的文件是终身不能当教练的!(根据《禁止在体育运动中使用兴奋剂的暂行规定》第三十条的规定,第一次发现使用其他类药物后,停止其主管教练员国内外比赛一年,并处以个人2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罚款:第二次,则终身停止其教练工作。)可是为什么他依然还当总教练?这是严重违反体育法的。

  在2009年第十一届全运会前期训练中,运动员训练期间,以我本人孙彩艳营养为由,让我签了很多次数的发票单据,不让我看发票正面,十一届全运会比赛结束后,我没有获得冠军,姜雪辉很生气的对我说:“给你的营养费几十万元,你也没获得冠军。”我根本就没有拿到过这些营养费。(营养费有7人使用,都是由姜雪辉一人经办,每人几十万,7人就几百万。)

  以上事实希望引起全国举重的同行们的关注!一起抵制姜雪辉使用兴奋剂,违反体育法,还在当教练!

  以上事实难道就没人管吗?希望各大新闻媒体来采访。

  举报人:举重奥运冠军 全国十二大党代表 姚景远 电话 138xxxx8462

  辽宁省青年突击手 朝阳市人大代表 举重世界冠军 孙彩艳 电话 136xxxx0131

  姚景远、孙彩艳

  遭反戈一击

  在姚景远、孙彩艳发表对姜雪辉的举报信后不久,网上出现一篇针锋相对的文章——《人作得死,姚景远、孙彩艳该下地狱了,辽宁举重败类,中国举重人渣》。文章对姚景远、孙彩艳进行了猛烈的人身抨击,以下内容摘选自该文章:

  举重奥运冠军姚景远就是一个赌徒、酒鬼、败类、人渣,整天不务正业、威胁领导、不干正事,疯疯癫癫、精神失常,接触他的人都知道他的为人,上到各级领导,省里各队教练,下到各基层教练,任何人都不愿接触他,也没人接纳他。自己拿一次奥运会冠军却要折腾领导一辈子,总拿自己当盘菜,没事找事,觉得全世界都欠他的。喝一顿大酒能把自己的亲爹杀了,道德极其败坏,就是一个魔鬼、魔头,根本就称不上是“人”,是社会的腐败,就更别提他说出的是人话。

  至于孙彩艳,是一只永远喂不饱的狼,当年,流落四川回到朝阳穷途末路时,是姜教练把她接回沈阳带到国家队,培养成世界冠军。后来,因跟马文辉没搞好关系被遗弃,重新回到朝阳。09年参加全运会本来她没有进入决赛,是姜教练做工作、队友邓海燕放弃了自己的参赛资格,给她提供参赛机会,才使得她能够参加全运会。

  这些年领导对她的关怀、爱护、帮助,数不胜数,国家对她的培养更是尽人皆知,但是作为孙彩艳不仅没有任何感恩之心,却变本加厉,倒卖队员,中饱私囊,严重违纪违法,辽宁这边还没有得到惩罚,她却已跑到浙江宁波,还在继续作孽,伤害队员,最终将害人害己。

  有此一说

  举重是体育贪腐的重灾区?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我记得当时是打加拿大世锦赛,辽宁的尚世春(女子75公斤级)破了3项世界纪录,第二年国际举联突然说尚世春尿检阳性,尚世春就是姜雪辉带的,后来我们上诉了,也开听证会了,但国际举联还是维持原判,认定尚世春使用兴奋剂了,队员和教练都禁赛了。”一位已经退休的国家举重队前教练3月29日下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回忆,“尚世春被禁赛没有影响我们参加雅典奥运会的参赛名额,备战也没有受太大影响,不过姜雪辉确实是因为这次禁赛离开国家队了,至于他回到地方为什么还能当主教练,那可能是省体育局的安排。”

  被禁赛的姜雪辉回到地方仍能执教,原因并不复杂——举重历来是辽宁省重点项目,对于带出多位举重世界冠军(丁美媛、李卓)的教练,体育局念及旧情网开一面不难理解,但在“宽容”背后,中国体育界(基层)长期奉行“金牌至上”、“长官意志”而忽视法治的痼疾暴露无遗。

  “无论是教练克扣奖金,还是沾染兴奋剂,举重都是(病患)重灾区”,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地方队举重教练告诉记者,“2012年伦敦奥运会举重惨败不是偶然的,2008年的辉煌可能是中国举重再也没办法达到的高度了,当时的成绩也掩盖了不少问题。”

  “据我所知姜雪辉在兴奋剂问题上出事不是一次,这在举重圈里也不是秘密,辽宁队也是受了不少质疑。”这位地方队举重教练向记者解释了所谓“营养费”的由来,“通常是在备战某项大赛时候,体育局才会拨‘营养费’专款给运动队,比如重点队员每人10万元,但基本上体育局会有规定,这笔钱不直接发给运动员,就是由教练掌握,给队员买营养品,因为以前有的队把钱给队员,但队员花钱买别的了,所以地方队的‘营养费’,确实是由教练分配,当然按规定教练确实可以按比例分得冠军奖金,但至于教练是否会克扣队员的营养费和奖金,我只能说至少前些年这是普遍现象。”

  记者曾采访举重项目多年,奥运会冠军私下里抱怨“教练克扣奖金”并非秘密,只不过双方心中有数,不愿为此撕破脸皮,而敏感的“营养品”问题,却是不少教练手中绝不外传的核心机密——早年间著名中长跑教练斥巨资从国外购买“血红细胞补剂”的例子已经成为历史,数年前规避了兴奋剂风险的千余元一支的营养补剂成为教练们的首选,“重点队员一周两支,一个月成本就要上万”,由此推算,一届全运会下来,一支举重队所消耗的营养品就有几十万元之巨,如果缺乏监管,教练便可从中找到贪腐空间。

  据《中国青年报》

  姜雪辉

  辽宁举重队总教练,被外界称为辽宁举重教父。培养过丁美媛、李卓等多位举重奥运会冠军和世锦赛冠军。

  姚景远

  1958年6月14日生,辽宁省盘锦市人,1979年入选国家举重集训队。1984年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获67.5公斤级举重金牌,职业生涯共16次打破亚洲纪录。

  孙彩艳

  1974年1月18日生,辽宁省朝阳市人,1988年入选国家举重集训队。2003年在世界举重锦标赛女子58公斤级比赛中夺得抓举、挺举和总成绩3枚金牌。

(责编:胡雪蓉、杨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