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

本网专稿:国际足联缘何再次有惊无险

汪大昭

2015年05月31日09:03    来源:人民网-体育频道    手机看新闻

(一)2015,FIFA名声大噪。全球注目的焦点汇聚于一个国际体育组织的代表大会,史无前例。国际足联当仁不让地独享了。

贿赂,洗钱,暗箱操作,昨天还只是手段,今天已经成了罪名。但是,要把罪名坐实,不会那么太简单,幕布刚拉开一隙,后面的热闹多着呢。自从足球运动与利益挂钩,这把双刃剑便不断闪烁着寒光。

如果没有利益存在,现代足球仍然保持着当初自娱自乐的游戏状态,那么,世界上就不会有引人入胜的职业联赛,不会有4年一度的世界杯赛,不会有无穷无尽的绿茵话题。有了利益驱动,现代足球以占据43%份额的力度助推全球体育产业,为远不止足球和体育范畴的世界经济文化献上发展活力,这是任何其他运动项目所无法相比的。

如果没有利益存在,就不会有生意人看上足球,投入资本,运作比赛,不惜沿着危险的“捷径”走向犯罪。有了利益驱动,现代足球就是一部“印钞机”,有人唯利是图,以权谋私,铤而走险,地下交易,直至无法无天。这也是任何其他运动项目无法相比的。

足球本身是无罪的,即便同暴力、赌博、倒卖等陋习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密切关系,不过是福祸相依而已。

(二)国际足联的全称是世界各国家和地区足球协会联盟。众所周知,由于历史和现实的种种原因,世界足球一向存在不同阵营之间的抗衡和制约,或者说是不同的利益共同体。其中,不光有足球运动的发达程度和竞技水平的差异,经济、政治、种族、宗教等也在具体事务中有着不同的影响,最为敏感的要数世界杯权益和国际足联领导机构组成。

早在阿维兰热主政国际足联时代,世界杯举办地和参赛名额分配一直存在激烈的争议,精英化还是全球普及让足球领袖们很头疼。欧洲足球界以其竞技水平和管理机制的强势,试图主导世界足球重大决策,引起占国际足联半数左右的亚非会员协会不满。同时,无论亚、非足联还是欧、美足联,内部也存在种种矛盾,并非总是抱成一团。欧洲国家足协代表并不都反对瑞士人布拉特连任国际足联主席,愿意让来自足球落后地区的亚洲人主政国际足联,而约旦王子阿里在亚足联也难能获得高数支持率。

利益像是无所不能之神,对待国际足联和布拉特本人,此前美英媒体的指责自然被联想到与申办世界杯落选有关,跟如愿取得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的俄罗斯在态度上不可能不对立。投票结果,布拉特得票是阿里的1.8倍以上。关于布拉特为自己拉票的指责音犹在耳,但是,未见有舆论要求查查这一次布拉特所得的133票背后是否也有拉票。

(三)时机在策略中占有重要位置。美国司法部门在国际足联第65次代表大会临近之时采取行动,显然有精心设计,不可能直到开会前才掌握证据,也不可能刚刚掌握证据立即动手,更不可能事先与执行逮捕的瑞士警方没有共商。选择被起诉者齐聚大会代表下榻处之后抓人,随即进入国际足联总部调取相关文件,一气呵成,事半功倍,何其利索!同时,美国人的算盘也因此暴露得何其明显!

既然外国人在美国犯了事,美国司法部门有权处理,接下来,人们要看美国司法部门对相关金融机构有何举动。上亿美元毕竟不是小数目,或许这里又存在着时机的选择。

(四)在中国悠久的传统观念中,“利”是“义”的对立面,在道德层面水火不容。“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见利忘义”等古训,都是从小就要铭刻在心的。以此衡量足球这样一项具有公益性的体育活动,自然要重义轻利,即便走上市场,也还是要追求文化、健康、教育等社会效益最大化。赚足球的钱要取之有道,取之于足球首先要用之于足球。

就在国际足联出事前几天,山雨欲来风满楼,嗅觉灵敏的媒体已经开始讨论中国足球应当从中获得哪些借鉴。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三十多年,人们的利益观发生了很大变化,早已不再闻“利”色变。从1904年国际足联成立之时起,做事就不喜欢公开透明。从1974年中国足协重回亚足联起,也在逐步了解这个组织内错综复杂的矛盾和争斗。

事事不能自主的体育机构只是一个驱壳,不可能充分发挥在项目发展当中的作用;权力完全不受国际社会约束的体育机构本身就是病态,不可能按照规范的机制来运行。中国足协与国际足联这两个完全不同的足球管理机构各有各的病,要说“借鉴”,未免过于机械。

有利益的事情总比没有利益好,利益大的比利益小的好。足球号称世界第一运动,正在于其利益巨大。利益与风险相生相伴,不能因噎废食。为保证获得利益而拒受监管,或为不受风险而统统被包办,都应在改革之列。

(五)会前被捕的人当中,多是大洲足联和国家足协官员,并没有国际足联核心部门高管。即便国际足联副主席和执委等职务,也是由所代表的大洲足联选举产生。不过,程序上与国际足联无关,不等于产生过程中不曾受到国际足联甚至布拉特本人的影响,问题在于要拿得出证据。

无论来自何方的质疑、指责、批评,矛头究竟是冲着布拉特个人,还是冲着国际足联?是对管理机构不满,还是为世界足球担忧?布拉特在大会讲话中说:“国际足联需要的不是革命,而是改良。”那么,209个会员协会需要的是什么?

在布拉特任职国际足联秘书长和主席的几十年当中,世界足球的发展有目共睹,其中包括积极的,也有负面问题,还有一些属于愿望与实际效果不一。足球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面临的问题不同,对国际足联所抱的希望也不同。国际足联屡经风险,布拉特处理危机的能力超过几度改选中的竞争对手,一再连任本身就是证明。

尽管2015这场足坛风波尚未过去,围绕足球管理机构监管缺失、人员涉嫌犯罪的司法程序也未到关键阶段,未来的足球仍是全世界最受欢迎和喜爱的运动──这是不会变的,布拉特本人仍将维护自己对足球的强势掌控──这也是不会变的,国际足联必须考虑建立世界足球新秩序和新机制──这是不能不变的,由不得己。

(责编:魏艳、马丽)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