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体育>>国际足球

谁毁了国际足联?

2015年06月18日20:15    来源:新华社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新华全媒头条)谁毁了国际足联?(上)

  新华社北京6月18日体育专电

  新华社记者许基仁

  布拉特执掌国际足联17年,长袖善舞,却也袖里藏刀,击退了一干挑战者。无论欧足联的两代掌门人约翰松和普拉蒂尼,还是亚足联前主席哈曼、非足联主席哈亚图,都不是布拉特的对手。

  17年来屡涉狂风险滩但总能逢凶化吉的布拉特,这次却在美国主导、瑞士警方采取的突袭抓捕行动中溃不成军,不得不在连任国际足联主席四天后黯然宣布“退位”。尽管近日有媒体报道,布拉特如果在年底前找不到合适的接班人,不排除他会谋求继续执掌国际足联主席大印。但覆水难收,布拉特已经走出了辞职这艰难的一步,而且针对国际足联的贪腐调查仍在继续,他要想继续留职,难度太大。

  国际足联怎么了?谁毁了国际足联?俄罗斯、卡塔尔还能举办世界杯吗?

   国际足联成了监管盲区

  布拉特的前任阿维兰热曾说过一句话:哪里冒烟了,底下一定有火!但国际足联这么多年狼烟四起,却一直要人们相信“那里冒烟了,底下却没有火”,上演着现代版“皇帝的新衣”。亚足联主席哈曼曾举起反腐旗帜挑战布拉特,最后自己却被安上腐败之名而被逐出足球界。

  这么多年,由于地位特殊和监管乏力,国际足联等个别国际体育组织渐成法外之地和独立王国,加上道德自律欠缺和内部监管不严,贪腐便有了滋生的温床。

  国际足联是依据瑞士民法第60条在商业登记处注册成立的协会组织。它之所以与很多国际组织一样选择在瑞士注册和办公,是因为瑞士的公共服务体系比较完备和高效,作为中立国不干涉国际组织的内部事务,而且在税收和财政政策方面极其优惠。

  国际足联是一个非营利性、带有公益性质的国际体育组织,这种自我定性使外界很容易把它排除在政治性、商业性组织之外,放松了对其监管的警惕性。而像总部设在巴拉圭的南美洲足联甚至有该国给予的豁免权(现准备取消),从法理上便成了法外之地。

  要倒推到40年前,国际足联日子拮据,确实与“商业性组织”并不相干。但1974年,一位比利时血统的巴西人阿维兰热登上国际足联主席宝座后,情形便骤然不同。阿维兰热上任时,国际足联的账面盈余只有24万美元。而他24年后离开时,国际足联已经有了40亿美元的家产!借助世界杯等,国际足联已成为全球商业帝国,但各方的监管理念和体制还停留在对其“公益性非营利组织”的认定上,给贪腐开了方便之门。

  足球是全球第一大运动,世界杯是全人类共同的节日。借助这种全球影响力,国际足联也成为最富有、最有权势、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与国际奥委会分庭抗礼的国际体育组织。布拉特到哪个国家都被奉为座上宾,没有太多的人愿意得罪国际足联,使该组织高官逐渐习惯于无人管束。

  为了避开各国法律监管,国际足联章程里还有一条很特别的规定。第八章第61条规定,“1、各洲际足联、会员协会和联赛应承认体育仲裁法庭为独立的司法机构,并确保其会员、下属球员和官员遵守体育仲裁法庭作出的决议。此规定同样适用于授权的比赛和球员经纪人。2、除非国际足联规程特别规定,任何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3、为确保上述规定的执行,各会员协会应在其章程中加入一条款,规定其俱乐部和会员不得将争端向普通法庭上诉,要求所有的争端都应提交会员协会、相应洲际足联或国际足联的司法机构裁决。”

  这一条款的核心是“足球内部事务不得求助于普通法庭”。是公民就有上法院打官司的权利,这是基本人权。但“足球公民”要上法庭诉讼本身就违反了国际足联和各国足协的“行业法”。由于国际足联的强势,这一悖论却慢慢变成了足球天条。虽然二十多年前的博斯曼法案实际上颠覆了这一规定,但事后这一行规仍承袭了下来。

  内外各种因素交织,使国际足联逐渐成为独立王国和法外之地。无论是布拉特还是其他高官,在自己的绿茵王国里呆久了,便真的以为自己是“国王”或“钦差”。但所谓的“国王”、“钦差”最终只是一处虚妄,一个传说,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美国的失落和反击

  与国际政治、经济体系有所相同又有所不同,国际体育界也是西方人占主导地位,其中又分为盎格鲁新教体系和拉丁体系的联合与对抗。

  拉丁体系是指罗马帝国拉丁语影响到的国家,在当今体育圈就涉及到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法国以及受其文化影响的拉美国家巴西、阿根廷、墨西哥等。盎格鲁新教体系则主要指美英两国。

  至少在最近三四十年中,国际体育舞台的话语权主要被拉丁体系所掌控。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起,国际体坛冒出四位大佬级的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西班牙人)、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巴西人)、国际田联主席内比奥洛(意大利人)和国际排联主席阿科斯塔(墨西哥人)。这四大强势人物无一例外来自拉丁体系,而且都把各自的体育组织带入了财大气粗、影响力日盛的巅峰!

  而反观盎格鲁新教体系,虽然美国在世界不少政治、经济、文化组织中大权在握,但在国际体育组织中的话语权却少得可怜!你听说过近代哪位著名的国际体育组织领导人来自美国?被誉为“现代奥运会拯救者”、“体育商业奇才”的尤伯罗斯也最多只能位至美国奥委会主席。在国际体育组织中,“不喜欢美国人掌权”的倾向,有一定市场。几年前有一个重要的国际体育组织更换掌门人,一位高级官员对记者说,主要候选人中一位是巴西人,另一位是美国人。尽管大家对巴西人并不太满意,但可能更不愿意看到美国人当选。后来果不其然!

  但美国在国际体育界仍然具有很大的影响力,这一是依仗其超凡的竞技实力和源源不断的超级明星,二是有雄厚的财力和市场吸引力作为依托。

  美国的可口可乐、麦当劳、维萨一直是奥运会、世界杯的顶级赞助商,美国的NBC(全国广播公司)是全球最大的奥运会电视转播商,其掏出的电视转播费对国际奥委会至关重要,仅伦敦奥运会它就付出了11.8亿美元购买了美国境内独家转播权。因此就不难理解,在北京奥运会项目安排中,游泳和体操决赛被安排在运动员不太适应的上午举行,以对应美国东部观众的黄金收视时段,背后NBC的商业诉求不言而喻。

  因此,一方面是美国体育和商业的强势,一方面是在国际体育组织中大权旁落,偶尔还受点冷落、奚落和欺负,美国人肯定心有不甘。但他们主要还是与国际奥委会明争暗斗,足球不是美国的主流项目,他们与国际足联并无太大的过节。而且美国还曾成功举办了1994年世界杯,也是两大巨头的一次甜蜜回忆。

  但是,国际足联投票决定2018年世界杯在俄罗斯举行,2022年则在卡塔尔举行,同样作为申办者的美国和英国(英格兰)却完败。这一次拉丁体系携手亚非的举动终于激怒了盎格鲁新教体系。尤其最近一段时间俄美关系趋于紧张,普京利用索契冬奥会重塑大国威仪的努力见到成效,美国自然不愿意看到俄罗斯再借助世界杯重新回到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于是,美国人动手了,瞄准自身不太干净的国际足联下手。其实,国际足联贪腐的传闻已存在多年,美国此时“选择性反腐”,自有它的政治考量。这种敲山震虎、杀鸡儆猴的手法,在国际政治争斗中并不罕见。正如涉嫌贪腐的国际足联前副主席沃纳所言:“如果美国赢得了(世界杯)举办权,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调查。”

  美国依据其国内法跨大洲反腐,这在它的欧洲盟友中也引起了异议。欧洲议会6月11日在斯特拉斯堡召开全会通过决议,要求欧盟对足球腐败零容忍。同时,一些议员对美国针对国际足联采取行动的方式、时机和目的等提出质疑,并认为这是冲着俄罗斯去的。荷兰议员就质问:“为什么美国到我们欧洲来执法?”

  美国人的强权政治素有传统,对国际体育的粗暴干涉也并不少见。美国地方法院(兴奋剂案件审理)和参议院(盐湖城冬奥会申办丑闻)调查委员会都先后给国际奥委会时任主席萨马兰奇下过传票,弄得萨翁有一段都不敢去美国。但也仅此而已。不过,这一次突袭国际足联总部则完全不同,美国事先悄悄搜集证据,联动瑞士警方,采取“瓮中捉鳖”方式,对参加国际足联正式会议的委员采取“集体逮捕”行动,其力度之大、手段之狠,实属罕见。所谓谋定而后动,美国人这次是起了杀心,这一点布拉特不会不懂。明白了大势已去,因此恋权的布拉特才会在连任四天后宣布辞职。

下一页
(责编:胡雪蓉、杨磊)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